SEAnews Issue:monthly
tel:65-87221054
NNNNNNNNNNNNNNN
SEAnews SEA Research, BLK 758 Yishun Street 72 #09-444 Singapore 760758
India Front Line Report
Back Page ►

书评:圣灵的施洗(复活的基督)

所以,我们从今以後,不凭着肉身认人了。即使凭着肉身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他了。(哥林多后书5:16)
创立安提俄克教会
保罗带着大祭司的敕许书而抵达大马士革之后三天,一个希腊习俗人信徒叫亚拿尼亚就来访保罗的宿舍。保罗在后者的陪同下,马上巡回近邻的会堂开始传教工作。(使徒9:1-20)
过了一段时间后,回到耶路撒冷的保罗马上与十二使徒和其他耶路撒冷教会的人亲密交流。这次塞浦路斯出身的另一个希腊习俗人名叫巴拿巴做了保罗和十二门徒之间的媒介人的角色。(使徒9:27-28)
不过因为在大马士革,也在耶路撒冷都面对由讲希腊语犹太人试图谋杀他的威胁,所以保罗一旦回到小亚细亚的老家大数。(使徒9:30)

另一方面,耶路撒冷教会接到在司提凡殉教事件发生后移居到叙利亚州安提俄克的信徒的传教之下,大量非犹太人归主的消息后,已派了巴拿巴到安提俄克去。
巴拿巴从大数叫保罗带到安提俄克,经过一年,在两人的合作下,安提俄克教会终于创立了。根据《使徒行传》,该教会的信徒在历史上第一次被称基督教徒。然而在那个时侯,耶路撒冷教会的信徒都不认为自己是基督教徒却认为真正的犹太教徒。所以可以说,没认识过生前耶稣的希腊习俗人是基督教的起源。
在凯撒克劳迪时期发生了大饥荒。安提俄克教会决定,每个信徒照着自己的能力来捐献,好送到住在犹太的弟兄们那里。由巴拿巴和保罗经手,把所捐献的送到耶路撒冷教会的长老们那里。(使徒11:19-30)
在大马士革和耶路撒冷试图谋杀保罗的讲希腊语的一群犹太人似乎是跟控告司提凡的人群一样来自所谓的“自由人会堂”的人。他门在讲希腊语犹太人的标准下可以说是希腊习俗人。不过他门信奉比希伯来习俗人(会讲流利的希伯来语的犹太人)更接近犹太原教主义的信仰。

所以,司提凡是可以说在希腊习俗人之间内讧的牺牲品。大祭司该亚法在犹太最高评议院预言“耶稣要替全民族而死,而且不仅是替犹太民族死,也是要把神的那些四散的儿女都召集合一(约翰11:52)”时,他可能没有预料耶稣受难的仅仅一个半月后耶路撒冷教会诞生并膨大的希腊习俗人参加该教会。因为该亚法的梦想实现得太快并大量希腊习俗人涌入耶路撒冷市内,所以各种摩擦发生,甚至在耶路撒冷教会内,希腊习俗人和希伯来习俗人之间,在希腊习俗人里的犹太原教主义者和其他信徒之间似乎都有摩擦和内讧。
因此大祭司为首的犹太最高评议院的主要成员和耶路撒冷教会的领导人好像集思广议而想出希腊习俗人和希伯来习俗人的栖所分离方案并委任保罗该计划的首席执行官。据了解,不仅不希望教会分裂的主流派,大部分希腊习俗人似乎同意该计划。然而,还是一些讲希腊语的信徒可能反对这个计划。因为他们已经把巨大的个人财产捐赠给耶路撒冷教会。例如巴拿巴卖掉在塞浦路斯岛拥有的一块田地后,把钱拿来放在使徒们的脚前。保罗挨家挨户说服这些人时,似乎同时收集在小亚细亚和地中海地区传教工作时所需要的情报。

不过在“自由人会堂”属下的希腊习俗人,他门好像有跟大祭司为首的撒都该人和小雅各领导的拿细耳人很亲密关系,似乎在司提凡事件后继续留在耶路撒冷市内。讽刺的事,保罗本人后来被这些讲希腊语的犹太原教主义者控告而被逮捕。那时,耶路撒冷教会的主流派,跟司提凡事件时一样,坐视不救,没有采取补救行动。
希腊习俗人扮演的值得大书的角色
有趣的是安提俄克教会的先知和教师之中,除了巴拿巴和保罗以外,也有与分封王希律一同长大的马念(奶兄弟? 使徒13:1)。从这里可以知道,塞浦路斯出身的巴拿巴和马其顿出生的路加等希腊习俗人媒介除了保罗以外王族跟耶路撒冷教会的联系。那么,他门也可能做在犬猿关系的爱色尼派领袖迦玛列和拿细耳人领袖小雅各之间,甚至在耶稣和施洗约翰之间的媒介角色。
在这方面,路加在他的著作《路加福音》的序文说:已经有许多人着手编录关于在我们中间所成就的事,是照传道的人从起初亲眼看见又传给我们的。”(路加1:1-2)从“ 在我们中间所成就的事” 的一句,我们可以理解,至少路加想“ 耶稣的宗教改革运动” 是异邦教会信徒们带头准备并进行的,不管耶稣本人或他的直系门徒们是否这样想。而“ 传道的人从起初亲眼看见又传给我们的” 所指的大概是《Q 源》文献中的记录。(基督教的起源 P.44-45)
另一方面,在《使徒行传》有一下记述。彼得受到意大利军团的百夫长名叫哥尼流的邀请到罗马总督府凯撒里亚去,并为了一大会众在耶稣基督的名以圣灵施洗(使徒10:1-48)。因此,我们可以知道,罗马总督彼拉多不仅容忍耶路撒冷教会的活动,而且支持他们,甚至在罗马总督府凯撒利亚。当时,彼得在一个硝皮匠西门的家会见哥尼流的使者。似乎非犹太人的西门住在从凯撒里亚直线距离大约68公里,从耶路撒冷大约54公里的海港镇约帕。在这里也有暗示希腊习俗人扮演他们之间的媒介角色。也许,一群希腊习俗人包括如巴拿巴和路加等,从耶稣出现的更久前就一直做异邦版本犹太教的宣教工作。所以到那时侯甚至在罗马军队里似乎有很多赞同者。

保罗和马可的分歧
巴拿巴和保罗作为基督教会的雏形成功地创立安提俄克教会后,为了获得更多信徒向小亚细亚和地中海沿岸地区出发了宣教旅行。那时他们也带着约翰也叫马可。马可的母亲玛丽亚是最后晚餐和耶路撒冷教会创立地点的爱色尼派集会所管理人。不过,马可在塞浦路斯的传教工作结束后离开他门,自己一个人回到耶路撒冷。
保罗在第一次宣教旅行结束后到耶路撒冷去,在使徒会议上除了成功地通过免除外邦信徒严格遵守如割礼和饮食规则等犹太教法律的一项决议外,也获得向外邦人宣教使徒的地位。所以,他马上开始第二次宣教旅行。那时,巴拿巴再次提议带着马可去。但是保罗坚决拒绝带马可。两人激烈地争执起来,僵持不下,只好分道扬镳。巴拿巴和马可一同乘船去塞浦路斯。保罗则选了西拉同行,并向叙利亚和基利迦启程。(使徒13:1-13/15:1-41)
虽然巴拿巴极力试图做在保罗和马可之间的媒介角色,不过保罗和马可之间似乎有了彼此无法调和的一个决定性障碍。
使徒会议的决议
顺便补充一事,保罗和巴拿巴代表安提俄克教会,前往耶路撒冷,向使徒们抱怨说,由于从犹太来的一些教师要求讲希腊语的信徒保持严格遵守法律,所以在信徒中出现混乱。因此,使徒们召开会议,通过了以下决议; 除了“不可吃祭过偶像的食物、血,以及勒死的动物,不可有不道德的性行为”以外免除外邦信徒严格遵守法律(使徒15:29)。该会议还承认,保罗和巴拿巴向外邦人传教,小雅各,彼得和约翰等则向割礼的人传教(加拉2:9)。

保罗拒绝马可随行的原因
保罗在上述使徒会议后写的《加拉太書》里说,“我传的福音不是我从生前的耶稣本人领受的,也不是我跟他的门徒学来的,而是在我内复活的耶稣基督启示我的(加拉1:11-12)”。他也肯定地说,“至于那些有名望的(小雅各,彼得和约翰等),不论他是何等人,都与我无干,神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并没有加增我什么(加拉2:6)”。他在同一时期写的《哥林多后书》里,再一次说,“所以,我们从今以後,不凭着肉身认人了。即使凭着肉身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他了。”(哥林多后书5:16)
率领耶路撒冷教会的小雅各不但是耶稣的弟弟,而且似乎被承认大卫王室和亚伦后裔的正统祭司血统。约翰福音的描述暗示彼得是施洗约翰的儿子(约翰1:42)。外传托马斯福音明确写被认为马可母亲的玛丽亚·撒罗米与耶稣的亲密关系(托马斯61)。在最后晚餐时侧身挨近耶稣怀里的耶稣所爱的门徒(约翰13:23),以及耶稣在橄榄山被捕时,丢了披着的一块麻布,赤身逃走的少年(马可14:51-52)都似乎被暗示马可本身。
但是,对保罗来说,重要的是见证不是肉身而是复活的耶稣基督。至于生前的耶稣不论是何等人,都与他无干。因此不难想象,保罗很难与马可一起宣讲这种福音,如果马可是由生前的耶稣所爱的弟子,更何况,如果他是耶稣的亲生儿子。<待续>

“圣灵的施洗”是什么概念?
根据约翰福音的辩证法,
【正题】“一个人可以通过接受人子的见证而被施洗以圣灵从而获得永恒的生命。”(约翰5:24)
【反题】不过,“地上的人,不会接受从天上来的人的见证。”(约翰 3:32)
那么,一个人怎么能获得永恒的生命呢?
【合题】“如果你要接受以圣灵受洗,就回到太初与神同在的话语中(约翰1:1),从而见证神是真实的(约翰3:33),那就够了。”
法眼禅师通过回答,“你就是慧超”而把在慧超里面活生生的面目摆在他的眼前。(基督教的起源p.112)
在这里购买



【参照】
《加拉太书》
弟兄们,我告诉你们,我素来所传的福音不是出于人的意思。因为我不是从人领受的,也不是人教导我的,乃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
你们听见我从前在犹太教中所行的事,怎样极力逼迫、残害神的教会,我又在犹太教中,比我本国许多同岁的人更有长进,为我祖宗的遗传更加热心。
然而,那把我从母腹里分别出来,又施恩召我的神,既然乐意将他儿子启示在我心里,叫我把他传在外邦人中,我就没有与属血气的人商量,也没有上耶路撒冷去见那些比我先做使徒的,唯独往阿拉伯去,后又回到大马士革。
过了三年才上耶路撒冷去见矶法(彼得),和他同住了十五天。至于别的使徒,除了主的兄弟雅各,我都没有看见。
我写给你们的不是谎话,这是我在神面前说的。以后我到了叙利亚和基利家境内。那时,犹太信基督的各教会都没有见过我的面,不过听说“那从前逼迫我们的,现在传扬他原先所残害的真道”,他们就为我的缘故,归荣耀给神。
过了十四年,我同巴拿巴又上耶路撒冷去,并带着提多同去。我是奉启示上去的,把我在外邦人中所传的福音对弟兄们陈说,却是背地里对那有名望之人说的,唯恐我现在或是从前徒然奔跑。
但与我同去的提多虽是希腊人,也没有勉强他受割礼,因为有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私下窥探我们在基督耶稣里的自由,要叫我们做奴仆。我们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顺服他们,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们中间。至于那些有名望的,不论他是何等人,都与我无干,神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并没有加增我什么,反倒看见了主托我传福音给那未受割礼的人,正如托彼得传福音给那受割礼的人。那感动彼得叫他为受割礼之人做使徒的,也感动我,叫我为外邦人做使徒。又知道所赐给我的恩典,那称为教会柱石的雅各、矶法、约翰,就向我和巴拿巴用右手行相交之礼,叫我们往外邦人那里去,他们往受割礼的人那里去。
一个世界:
AD-SEAnews
AD-SEAnewsSEAnews的新概念、瞄准实现没有国境的一个世界。

◆招聘『Ad-SEAnews广告兜揽员』


您的意见 / 退订


SEAnews Messenger


SEAnewsFacebook


SEAnewsGoogle


SEAnews eBookstore


SEAnews eBookstore(GoogleJ)


SEAnews world circulation


[Your Comments / Unsubscribe]/[您的意见/退订]/[ご意見/配信停止]
Please do not directly reply to the e-mail address which is used for delivering the newsletter.
请别用递送新闻的邮件地址而直接回信。
メールをお届けした送信専用アドレスには返信しないで下さい。
SEAnews 掲載記事の無断転載を禁じます。すべての内容は日本の著作権法並びに国際条約により保護されています。
Copyright 2003 SEA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No reproduction or republication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