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c雑感 vol.180718c
SEAnews Issue:monthly
tel:65-87221054
NNNNNNNNNNNNNNN
SEAnews SEA Research, BLK 758 Yishun Street 72 #09-444 Singapore 760758
India Front Line Report
Back Page ►

书评:圣灵的施洗(哈米吉多顿)

哈米吉多顿(Armageddon)是作为在世界末日时带领天军第二次来临的耶稣基督将一网打尽地摧毁那些反对上帝权威的势力的世界最后打战(启示录19:11-16)的战场而在《新约与旧约圣经》里,只一次出现的地名(启示录16:16)。本来把希伯来语的Har-Megiddo翻译到希腊语的harmagedon,就是米吉多(Megiddo)的山的意思,不过这个名字实际上指支配耶斯列平原(Plain of Jezreel)的亚哈王(King Ahab:公元前869-850)所建的要塞。这是一个古老的战场,自古以来许多战斗在这里被进行了,但是对于世界末日的最后对抗来说,也许太过狭隘。
再临信仰的重新构筑

据传说,十二使徒之中唯一幸免于难生存直到犹太战争(Jewish war: A.D.66-74)后时代的约翰(St. John)被发配到爱琴海(Aegean Sea)的拔摩(Patmos)岛时,在一个山洞里看到耶稣的异象,随后在以弗所(Ephesus)根据该异象经验写启示录(The Revelation/The Apocalypse)。耶稣在这异象中下令约翰向小亚细亚的七个教会传达他的启示。
随着基于旧约《但以理书(The Book of Daniel)》的『七十周预言(Seventy Weeks prophecy)』,救世主将不久来临的期待提高,在地中海沿岸各地自然发生的教会运动的潮流终于到达犹太教总部所在地耶路撒冷(Jerusalem)并旨在把异邦人教会的400万海外信徒和国内犹太教各派系的80万信徒在其旗下的耶路撒冷教会(The Jerusalem Church:至少大祭司该亚法似乎这样想)成立的时候,救世主似乎被认为在公元33-34年左右来临,然后神的王国及时出现。由于耶路撒冷教会在耶稣被处死的仅仅一个半月后就出现,所以大祭司该亚法(Caiaphas)的『将神四散的子民都回到耶路撒冷(约翰11:49-52)』的梦,好像眨眼之间实现了。但是由于在公元66年和70年两次发生的犹太战争(Jewish War),不仅耶路撒冷教会,连神殿和耶路撒冷城市本身也被罗马军毁灭了。所以他们的期待完全落空。因此,西庇太的儿子约翰似乎写了《但以理预言》的续编《启示录》而试图重建『基督再临信仰』。
『阿尔法』和『欧米伽』的基督的再临

《启示录》的作者暗示神的王国的实现不那么简单,即使神的王国出现,过了一千年后,邪灵将再次被释放,从而这个世界将重新变成地狱。不过,笔者鼓励说,「最终实现永久的王国。所以信这个启示并保持正义的人,到了『末日』将复活而且获得永恒的生命。」因此,「不义的,让他继续不义;污秽的,让他继续污秽;公义的,让他保持公义;圣洁的,让他保持圣洁。看哪,我快要来了!我带着报偿,要按照各人的行为回报每个人。我是『阿尔法』,也是『欧米伽』;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是开始,也是终结(启示录22:11-13)。」
在这本书里,基督一方面暗示『末日』不是在短期内到来,另一方面多次说,『我快要来』。.这意味着,如果我们跟『阿尔法』和『欧米伽』的耶稣基督在一起,不必等到末日,现在马上获得永恒的生命并享受百分之百的耶稣的喜乐(约翰17:13)。
但是将『弥赛亚的第二次来临』与『世界最后战争』联系的《启示录》的预言违背了作者的意图独自徘徊从而不仅产生了不少与基督教有关或无关的新宗教,而且也似乎成为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远因。日本『奥姆真理教』的创始人,麻原彰晃,本名松本智津夫也在一时倾倒《启示录》,并前往法国与『诺查丹玛斯(Nostradamus)协会』代表的米歇尔·科纺勒(Michel Chomarat)先生及其他人交谈,以便弄清楚诺查丹玛斯预言的最后一次世界大战的时间。
执笔启示录的另一个理由

据说《启示录》是耶稣对小亚细亚的7个城市即;别迦摩(Pergamum),推雅推拉(Thyatira),士麦那(Smyrna),萨迪斯(Sardis),非拉铁非(Philadelphia),以弗所(Ephesus)以及劳底嘉(Laodicea)所在的教堂发出的启示。尽管当时希腊和意大利的城市还有许多其他教堂,耶稣为什么只向这七个教堂给启示?
《启示录》提起在小亚细亚七个教堂中的两个教堂里活跃的尼古拉派(Nicolaitans)的活动,并定罪跟崇拜偶像一样邪恶的不道德行为。尼古拉派做些什么,并没有写,不过被认为跟《启示录》一样的时侯写的《約翰一書》里有以下记述。「你们可以这样认出,神的灵:凡是承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那灵就是出于神。凡是不承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那灵就不是出于神,而是敌基督者的灵;你们听过他要来,现在他已经在世上了(約翰一書4:2-3)。」在《約翰二書》里也有以下的记述。「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的,敌基督的。(約翰二書1:7)」「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約翰二書1:10-11)」
有趣的是,保罗在《哥林多后书》里说,「所以,我们从今以後,不凭着肉身认人了。即使凭着肉身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他了(哥林多后书5:16)。」他也在《加拉太書》里说,「我传的福音不是我从生前的耶稣本人领受的,也不是我跟他的门徒学来的,而是在我内复活的耶稣基督启示我的(加拉1:11-12)。」他肯定地说,「至于那些有名望的(小雅各,彼得和约翰等),不论他是何等人,都与我无干,神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并没有加增我什么(加拉2:6)。」
看起来,这些书的作者对轻视有肉身的耶稣,就是生前的耶稣讲的话,所以也不重视十二使徒为首的生前耶稣的直接门徒的一群抬头感到威胁,并向小亚细亚七个教堂要求绝交这种信徒。
云岩路欲绝

时代流转到中国唐朝时代后期,中国禅宗曹洞宗始祖洞山良价禅师(807-869)生病了。他派一个沙弥(年轻弟子)到云居道膺上座(830-902)通知。当时,洞山告诉沙弥,「如果云居问『有什么事』,只回答『云岩路欲绝』。你说这句话时,不要太靠近他,因为他会打你。」沙弥跟据洞山的指示到云居那里去通知,但是还没有说完,就被打一顿。沙弥无言,一声也没有发。
云岩是云岩昙晟禅师(782-841)。他写曹洞宗代代相传的《宝镜三昧》,也是洞山的师傅。
关于云居道膺禅师,在日本曹洞宗始祖道元禅师(1200-1253)的著作《正法眼藏(佛道卷)》里有以下的评语;「曹洞宗的宗称的来源似乎有人希望把曹山的名字加上到洞山的名字,如果是这样,应该加上云居和同安的名字。云居是人中天上的导师,比曹山尊崇。所以可以知道这个曹洞宗的宗称是旁辈的臭皮袋。他认为自己匹敌洞山而设计这个曹洞宗的宗称。」可以了解属于云居和其弟子同安道丕(?-905)法系的道元禅师比曹山本寂(840-901)尊敬云居禅师,不过,说『曹洞宗的宗称是旁辈的臭皮袋』是似乎有点不稳妥。
顺便说,这三个人就是『洞山-沙弥-云居』之间的一系列谈话里有不少神秘点。第一,洞山为什么传达『云岩路欲绝』般的奇怪口信。第二,洞山事前知道云居将打沙弥。第三,沙弥由什么理由被打。第四,沙弥尽管事前知道被打,还是甘受,而且一句也没有发声。
一个可能的答案是沙弥就是曹山本寂本人。这意味着洞山在那时候已经决定让曹山成为江西省新丰山(现在的江西省宜丰县太平乡)洞山寺的继承人,并云居也知道这件事。到洞山禅师去世的公元869年为止,似乎洞山62岁,云居39岁,曹山29岁。即使把比云居年轻的曹山任命接班人被认为长期来说更适合,那也许不足为奇。(不过实际上曹山似乎比云居早一年去世。)但是,曹山仍然可能被认为缺乏能力承担这个职务。因此,洞山不仅命令曹山告诉云居『云岩路欲绝』,而且还对曹山说「如果你告诉云居这句话,他一定会打你的。所以你必须做好好地准备。」这样,曹山无法逃脱。如果逃脱,就自己放弃成为洞山的继承认。所以曹山似乎甘受被打,并没有说一句话。
闲名/法号

意识到死期迫近的洞山,有一天向门徒讲话并问说「我将不久离开这个世界,谁会为我删除我的闲名(没有实体的虚名)?」
我们通过五官感觉到的各个现象或事物都是对因缘所生灭的一个过程命名的『假名』而已,并没有固定的实体所以叫做『空』。印度佛教哲学家龙树菩萨(Nagarjuna:150?-250?)在中论里加以解释说「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在中国魏晋南北朝时代(220-589),天台宗始祖慧文禅师(550-577)读这首偈时,恍然大悟,悟得诸法无非因缘所生,而因缘法是空、假、中,这三种都是真实,所以可叫做三谛。这三者相互渗透,完美地和好并融合。不应该认为三谛是分开的,而应该视为完全和谐的一个三层真理。
因此洞山说「我死后,『洞山良价』将只是闲名,没有实体。如果放下它留下去,它将独自徘徊,可能成为后世的祸根。谁会为我删除它?」著名日本禅僧之一的一休宗纯(1394-1481)也制作一首狂歌,「釈迦といふ いたづらものが世にいでて おほくの人をまよはすかな(一个叫释迦的顽皮小鬼出世後,许多人被他迷惑了)。」
在场的门徒不由得面面相觑,谁也不开口。但过了一会儿,一位沙弥站起来上前说「如果说『洞山良价』是现世的假名,那么超越时空绝对真理的您的法号是什么?」洞山就说「天哪!这个家伙到底搞成了。我的闲名已经被删除好了。」这个沙弥似乎还是曹山。如果是这样,难怪洞山的高兴的样子。等一会儿,洞山还问说「离此壳漏子向什么处与吾相见。」不过大家都没有反应说。
劳生息死

唐咸通十年三月,洞山命剃发披衣令击钟俨然坐化(端坐安然而命终)。所有门徒都恸哭不休。但是过了一会儿,被认为已经死的洞山突然睁开眼睛站起来,做一场说教「夫出家之人心不附物。是真修行。劳生息死于悲何有。(出家的人没有执著物,这就是修行的要谛,生就劳,死就休息,在哪里有悲哀呢。)」并斥责恋情。然而大家继续恸哭七天。那么洞山在斋毕时再做一次说教「僧家勿事大率临行之际喧动如斯。(太吵了,这就够了。我很难死去。作为禅僧无愧地行事。)」到了第八天,洞山洗完澡后终于端坐长往。寿六十有三。腊四十二。敕谥悟本大师。塔曰慧觉。<待续>

“圣灵的施洗”是什么概念?
根据约翰福音的辩证法,
【正题】“一个人可以通过接受人子的见证而被施洗以圣灵从而获得永恒的生命。”(约翰5:24)
【反题】不过,“地上的人,不会接受从天上来的人的见证。”(约翰 3:32)
那么,一个人怎么能获得永恒的生命呢?
【合题】“如果你要接受以圣灵受洗,就回到太初与神同在的话语中(约翰1:1),从而见证神是真实的(约翰3:33),那就够了。”
法眼禅师通过回答,“你就是慧超”而把在慧超里面活生生的面目摆在他的眼前。
在这里购买



【参照】
《景徳伝灯録》第十五巻
师示疾令沙弥去云居传语。又曰。他忽问汝和尚有何言句。但道云岩路欲绝也。汝下此语须远立。恐他打汝去。
沙弥领旨去。语未终早被云居打一棒。沙弥无语。
师将圆寂谓众曰。吾有闲名在世谁为吾除得。
众皆无对。时沙弥出曰。请和尚法号。
师曰。吾闲名已谢。师又曰。离此壳漏子向什么处与吾相见。
众无对。
唐咸通十年三月命剃发披衣令击钟俨然坐化。
时大众号恸移晷。
师忽开目而起曰。夫出家之人心不附物。是真修行。劳生息死于悲何有。乃召主事僧令办愚痴齐一中。盖责其恋情也。
众犹恋慕不已延至七日。食具方备。
师亦随斋毕曰。僧家勿事大率临行之际喧动如斯。
至八日浴讫端坐长往。寿六十有三。腊四十二。敕谥悟本大师。塔曰慧觉。
一个世界:AD-SEAnews
AD-SEAnewsSEAnews的新概念、瞄准实现没有国境的一个世界。

◆招聘『Ad-SEAnews广告兜揽员』


您的意见 / 退订


SEAnews Twitter


SEAnews Messenger


SEAnewsFacebook


SEAnewsGoogle


SEAnews eBookstore


SEAnews eBookstore(GoogleJ)


SEAnews world circulation


[Your Comments / Unsubscribe]/[您的意见/退订]/[ご意見/配信停止]
Please do not directly reply to the e-mail address which is used for delivering the newsletter.
请别用递送新闻的邮件地址而直接回信。
メールをお届けした送信専用アドレスには返信しないで下さい。
SEAnews 掲載記事の無断転載を禁じます。すべての内容は日本の著作権法並びに国際条約により保護されています。
Copyright 2003 SEA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No reproduction or republication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