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news Issue:monthly
tel:65-87221054
NNNNNNNNNNNNNNN
SEAnews SEA Research, BLK 758 Yishun Street 72 #09-444 Singapore 760758
India Front Line Report
Back Page ►

『盟约之民的史诗故事』幻灯片第4集:保罗的挑战

<幻灯片第四集>
从未接受过耶稣直接教导的保罗从他的传教生涯里一贯宣讲了『神子的福音』,而与宣讲『人子的福音』的耶稣的弟弟小雅各所领导的正教派划清界线,并不仅与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等犹太教派争论,还与耶路撒冷教会内的希伯来习俗人(Hebraist)争论,从而建立了以希腊习俗人(Hellenist)为对象的基督教。
保罗神学成为新约基调

保罗书信在新约正典27本书中占14本(52%),保罗书信的总页数也在新约正典的31%,即,日语版本新约正典总页数409页中的127页属于保罗书信(资料来源笹倉基督教会)。而且这些保罗书信,在保罗的生前已经以组织性方式被传播到各地,领先在犹太战争后陆续完成的其他新约圣经,所以保罗神学成为全体新约圣经的基调。

灵与肉的相克

当小雅各说「实践和信仰必须是一致的」而主张『行信一如』的立场时,保罗主张独自教学『因信得救(因信得义)』而说「人是以信而被认义,不管遵守律法」,并说他是在异象中直接从耶稣接受了这个福音而采取了轻视耶稣生前的教导和耶稣直接门徒的姿态。
因此《约翰福音》作者说「你们可以这样认出,神的灵:凡是承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那灵就是出于神。凡是不承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那灵就不是出于神,而是敌基督者的灵;你们听过他要来,现在他已经在世上了(約翰一書4:2-3)。」他还猛烈地指责保罗的追随者而说「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的,敌基督的。(約翰二書1:7)」他并警告说,「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約翰二書1:10-11)。」

似乎对希腊习俗人信徒的崛起感觉到威胁的《马太福音》作者也敲响了警钟说「从施洗约翰的日子到今天,天国受到强烈的攻击,强者夺取它(马太11:12)。」相反地,《路加福音》欢迎这种情况而说「律法和先知到约翰为止,从此神国的福音被传扬,人人都在努力争取进入它(路加16:16)。」显然 ,被描述为『人人都在努力争取进入它(神的王国)』的人是由保罗和路加领导的希腊习俗人信徒本身,换句话说,不凭着肉身信耶稣的人群。
『七十周预言』和耶路撒冷教会的创立

因为所罗门之死后分裂为南北王朝的以色列,分别被亚述和新巴比伦尼亚已摧毁,所以犹太人被分散到世界各地。在那个过程中,外邦犹太人爆炸性地增加,同时在他们之中,组织自己的犹太教堂,就是Ecclessia(教会)的运动也出现。随着以旧约丹尼尔书的『七十周预言』为基础的救世主快要来临的期待上升,于公元 32 年五旬节在耶路撒冷设立 Ecclesia 总部的一项计划似乎酝酿起来。
在早期就已经意识到这些趋势的大祭司该亚法似乎想到在他的官邸隔邻的爱色尼派(Essenes)集会所创立新组织的本部,同时将耶稣的弟弟雅各(小雅各)置于新组织的首席。由于小雅各被公认大卫王室后裔,又是亚伦祭司家族后裔的身份出入圣殿中只有大祭司进入的神殿区域,为了其追随者拿细耳人(Nazirite)社群行使『大祭司职权』。在那个时候,耶稣也似乎经常出入爱色尼派集会所。
让大祭司该亚法认识到外邦犹太人的最新动向的似乎是自由人会堂(Synagogue of the Freedmen-Jews)领袖之一的扫罗(后来改名为保罗)。公会(Sanhedrin)、罗马总督和希律王室也似乎在事先同意该亚法的计划。
耶路撒冷教会和安提俄克教会的并立

大祭司该亚法(Caiaphas)的预言(约翰11:49-52)成真了。耶路撒冷教会(Jerusalem Church)在耶稣被处死的仅仅一个半月后就成立了。但是,占绝大多数的希腊习俗人(Hellenist)信徒跟希伯来习俗人(Hebraist)信徒之间的内讧马上表面化。
希腊习俗人领袖司提凡被公会听证后用石头砸死,希腊习俗人信徒则被驱逐出耶路撒冷城外。保罗指挥希腊习俗人与希伯来习俗人的栖所分离计划后,马上得到大祭司的敕许书,立即前往大马士革,并在希腊习俗人的支持下开始传教工作。

耶路撒冷教会接到在司提凡殉教事件发生后移居到叙利亚州安提俄克的信徒的传教之下,大量非犹太人归主的消息后,已派了巴拿巴到安提俄克去。
巴拿巴将曾隐居家乡大数的扫罗叫来安提俄克,经过一年,在两人的合作下,安提俄克教会终于创立了。该教会的信徒在历史上第一次被称基督教徒。
使徒保罗的诞生
巴拿巴和保罗作为基督教会的雏形成功地创立安提俄克教会后,为了获得更多信徒向小亚细亚和地中海沿岸地区出发了宣教旅行。
巴拿巴和保罗在他们的第一次传教之旅中前往塞浦路斯,并拜访了帕弗的罗马总督塞尔吉乌斯・保罗斯(Sergius Paulus)。这个人好像是罗马元老院议员级执政官,那么可能比出生于意大利南部骑士阶级的本丢·彼拉多更高级的执政官。

使徒行传的作者从此之后,不仅把扫罗的名字改写到保罗之外,记述两个人的名字的顺序也改变从『巴拿巴和扫罗』到『保罗和巴拿巴』从而判明从此后保罗是传教的主角。此外,保罗和巴拿巴在第一回使徒会议上获得向外邦人宣教的使徒地位之前,在《使徒行传》上大大提前得到『使徒』的尊称。该书从此后记述两个人的名字时,都写『使徒保罗』和『使徒巴拿巴』。
虽然《使徒行传》没有具体地解释为什么他不再使用希伯来语名字『扫罗』,并开始使用希腊语名字『保罗』的原因,该书明确地指示他与罗马总督塞尔吉乌斯 ・保罗斯的相遇是解决这个疑问的关键。
第一次使徒会议

从犹太被派来的一些传教士教导兄弟们说「除非你们按照摩西的规矩,接受割礼,否则你们就不能得到拯救。」所以保罗和巴拿巴,与他们大大地争执辩论起来。
结果,保罗、巴拿巴和其他一些人被派到耶路撒冷去,与那里的使徒和长老商讨这个问题。因此所谓的『第一届使徒会议』被举办。
结果,希伯来习俗人信徒和希腊习俗人信徒之间的妥协好好歹歹地达成了。所以使徒和长老们一致决定将小雅各的建议作为第一届使徒会议的决议向安提俄克教会和其它异邦人教会通知。该会议还承认保罗和巴拿巴为向外邦人传教的使徒,小雅各,彼得和约翰等则向割礼的人传教(加拉2:9)。
保罗拒绝马可

在第一届使徒会议上被承认传教外邦人使徒地位的保罗和巴拿巴回到在叙利亚的安提俄克教会后,为了向外邦信徒通知第一届使徒会议的议决内容,立即出发另一趟传教之旅。
那时,巴拿巴再次提议带着马可去。但是保罗坚决拒绝带马可。最后,保罗选了从耶路撒冷教会派来的西拉(Silas)陪同由陆路去小亚细亚,巴拿巴则带着被保罗拒绝同行的马可一同乘船去塞浦路斯。
圣灵的禁止

然而,由于圣灵禁止在亚洲讲道,保罗不得不三度改变路线。据信,为了避免与在亚洲为基地的『自由人会堂』发生摩擦,有了某些方面的干预。
从第二次传教之旅回到叙利亚安提俄克教会的保罗,席不暇暖地启动另一趟传教之旅,这次他专注于上次不能实行的在亚细亚行省的传教。(使徒18:23)
但是,保罗尽管被圣灵禁止进入该地,却硬干在亚细亚行省的传教,导致不仅恶化保罗和耶路撒冷教会的关系,也似乎深化保罗和一些安提俄克教会成员之间的不和,如巴拿巴。
触逆鳞的保罗

根据《使徒行传》,保罗继续在亚细亚行省传道两年,结果在亚细亚行省全境的居民,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希腊人,都听见了主的道(使徒19:10)。
这意味着,保罗不仅向讲希腊语并未接受割礼的异邦人,甚至向受割礼的犹太人传教因信为义,不靠摩西律法的耶稣的道(罗马3:28)。
除了所谓的自由人会堂的成员以外,耶路撒冷教会的主流派甚至付给保罗敕许书而援助在大马士革传教的哈南(Hanan)家(大祭司该亚法和他的岳父安纳斯的家属)也肯定认为,保罗的这种行为是违反第一届使徒会议的协议。
听到犹太人的阴谋而组织一大啦啦队

这场风波平息后,保罗去了马其顿。他又去希腊,在亚该亚州哥林多逗留了三个月。当保罗正要乘船去叙利亚时,听闻犹太人设计了一个针对他的阴谋,就决定再回到马其顿去。在那里见面路加后从腓立比跟路加一起启航到安纳托利亚半岛最西端的港口城市特洛阿斯。
《使徒行传》并没有提及犹太人阴谋的具体内容。然而,保罗可能接到来自耶路撒冷教会或大祭司的传唤由于他们觉得保罗在亚细亚行省的传教是违反第一次使徒会议的协议。所以保罗似乎察觉到使他生命危险的局势变化在耶路撒冷已发生。换句话说,他感觉到在耶路撒冷陷入孤立无助的状态。就是他不能指望不仅彼得和小雅各,而且也巴拿巴和马可的支持。这就是他马上回到马其顿的原因。他与路加探讨对策。结果,他们组织了包含各地信徒代表的一大啦啦队,如庇哩亚人所巴特、帖撒罗尼迦人亚里达古和西公都,特庇人该犹、路司得人提摩太、亚细亚人推基古和特罗非摩。保罗似乎决定率领他们到耶路撒冷去从而接受审讯。
惜别辞

保罗在米利都(Miletus)告诉教会的长老们关于他的像赴死般的悲壮决心。「现在我灵里受到催逼,要去耶路撒冷。我不知道在那里将会遇到什么事,只知道在各城里圣灵向我郑重地做见证说,有捆锁和患难等着我。但是我不把自己的生命看为宝贵,为要跑尽我该跑的路程,完成从主耶稣所领受的服事工作,为神恩典的福音郑重地做见证。我曾在你们中间走遍各地,宣讲神的国,但现在,看哪,我知道你们都不会再见到我的面了!所以我今天向你们见证:对于任何人的灭亡,我都是清白的!因为神的整个计划,我没有一样因畏缩而不传讲给你们。你们当为自己谨慎,也当为全体羊群谨慎。圣灵把你们放在这羊群里做监督,为要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的血所赎来的。」
保罗不但预言如果他去耶路撒冷,他注定被监禁,不能再见面,而且将他离开后由耶路撒冷教会将派出来的传教士描述为『凶恶的豺狼』。他说,「我知道在我离开以后,凶恶的豺狼将进入你们中间,不会顾惜羊群。你们自己当中也会有人起来,讲说一些歪曲的道理,要拉拢门徒跟随他们。所以你们要警醒,记住这三年来,我日夜不住地流着泪水劝诫你们每一个人(使徒20:18-31)。」
众人都哭了,抱着保罗与他亲吻,最使他们伤心的就是他说「你们再也见不到我的面了」。最后,众人送他上了船(使徒20:37-38)。

保罗正好命运的齿轮走向犹太战争开始转动时,率领希腊习俗信徒代表团访问小雅各。集在那里的长老们提议保罗做『拿细耳人誓言』的见证人并代替发誓人付仪式费用,从而证明自己的清白,就是他从来没有违犯过摩西律。保罗接受他们的提议。
罗马军救出保罗
当七日的洁净期将满的时候,有些从亚细亚来的犹太人高喊,「就是这人到处教唆人反对律法。他还带希腊人进圣殿,玷污这圣地」而煽动众人去抓保罗并把他拽出了大殿院,大殿院的门立刻都关上了。正当他们要杀保罗的时候,罗马军指挥官克劳迪·吕西亚(Claudius Lysias)带着官兵,赶到攻击保罗的人群那里,救出保罗(使徒21:27-32)。

从『大殿院的门立刻都关上』的记述可以知道,大殿院的警员和袭击犯预先共谋。加上,假如『拿细耳人誓言』的发誓人里的确有希腊人的话,那么小雅各在内的耶路撒冷教会的长老们也可能参与了这个计谋。不过,罗马士兵立刻到来救出保罗,所以保罗边也似乎预期这种事的发生而预先准备好。
向皇帝上诉

该罗马军指挥官问保罗「你不是那个前些时候,挑动暴乱并带领四千个恐怖分子跑到旷野里去的那个埃及人吗?(使徒21:38)」后,不但提供方便而让他向群众和公会成员讲话之外,由于察觉到犹太人要杀死他的阴谋,还以二百个步兵,七十个骑兵和二百个长矛手组成一支队伍,把保罗安全地护送到驻在该撒利亚的费利克斯(Felix)总督那里(使徒23:33)。
毕竟,保罗被关在凯撒里亚两年,不过被允许与朋友和其他人交流。当保罗被护送到罗马时,路加和其他希腊习俗信徒跟他一起乘船航行到意大利。从此可以知道保罗并不是作为一个囚犯被护送。总之,保罗以向皇帝上诉做借口,似乎成功地实现在罗马传教的最终目标。
安息

《使徒行传》在最后的两节描述说;『后来,保罗租了一间房子,在那里住了整整两年,接待所有到访的人。他勇敢地传讲上帝的国,教导有关主耶稣基督的事,没有受到任何拦阻。』从而结束整个文章。保罗似乎住在罗马两年后,大概在公元60-62年之间殉教。跟据《保罗行传》,因为保罗有罗马公民权,所以向皇帝上诉后,被判决斩首,没有被磔。当时,奴隶或重犯者才被磔死。
但彼得似乎于公元64年左右在罗马被磔死。耶路撒冷教会的首领小雅各也,跟大祭司的关系恶化后,在公元62年由大祭司亚那主持的公会上被判石刑。
希腊习俗人与希伯来习俗人的内讧在罗马复发

罗马教会大约在公元95-97年送给哥林多教会的《革利免第一书信(The First Epistle of Clement)》暗示,彼得来到罗马后,在罗马教会出现了严重的紧张局势,因为两个使徒之间发生争论。
在公元49年,皇帝克劳迪亚斯下令所有犹太人离开罗马。实际上,犹太人在此之前,至少有两次从罗马被驱逐。早在公元前139年,犹太人被指责传教活动太激烈,并被下令驱逐出境。后来在公元19年,皇帝提比略以同样的理由再次下令把犹太人从城市驱逐到城外。然而,当保罗抵达罗马的公元59年左右,犹太信徒的一个强大的社区似乎还在该城市内。大概,这种犹太信徒的多半是外邦人,即是,未割礼的信徒。就是说,保罗在耶路撒冷执行的希腊习俗人与希伯来习俗人的栖所分离计划,在过去188年里,也在罗马至少三次被执行的。不过正好相反,被驱逐的不是希腊习俗人,却是希伯来习俗人。结果,正像纯粹希伯来习俗人的耶路撒冷教会的诞生,在罗马出现纯粹的希腊习俗人信徒的社区。
所以保罗似乎在这里较容易传教『因信为义,不靠摩西律法的』耶稣的道(罗马3:28)。不过,后来犹太人返回罗马,耶路撒冷教会也派彼得为首的希伯来习俗人到罗马传教,所以保罗与耶路撒冷教会的内讧似乎再次表面化。
和解

外邦人教会中的希腊习俗人(非割礼信徒)与希伯来习俗人(割礼信徒)之间的冲突在保罗的逝世和耶路撒冷教会的消失后仍然继续下去。罗马天主教会后来选择不是小雅各也不是保罗,却是彼得列为第一位教皇的缘故也可能在这里。不过,自公元4世纪以来,基督教会已经克服了这种敌意和对抗,从而四本福音书-『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约翰福音』-已经成为新约正典(the canon of the New Testament)。
顺便一提,被称所谓的『瓦伦丁·格诺西斯主义(Valentinian Gnosticism)』始祖的瓦伦丁(Valentinus)曾声称过他从保罗的直接门徒塞乌达斯(Theudas)学到了保罗的秘密教导,就是『奥秘』,并从他得到某种使徒的印可和权威。纳塞内派(Naassenes)声称从公义者雅各(James the Just)的门徒玛丽亚姆内(Mariamne)学到他们的教义。初期教父西波吕都斯(Hippolytus 170?-235)评语说「他们可以说是最初期的之中一个格诺西斯派。」但是,出身在小亚细亚斯麦那(Smyrna)并在公元二世纪担任高卢区里昂市主教的爱任纽(Irenaeus 130-202),一方面主张『马太/马可/路加/约翰四个福音书』是教会的四个骨干,另一方面在他的著作『反异端(Against Heresies)』里谴责如『犹大福音』等『格诺西斯福音书』都是伪书和异端。

“圣灵的施洗”是什么概念?
根据约翰福音的辩证法,
【正题】“一个人可以通过接受人子的见证而被施洗以圣灵从而获得永恒的生命。”(约翰5:24)
【反题】不过,“地上的人,不会接受从天上来的人的见证。”(约翰 3:32)
那么,一个人怎么能获得永恒的生命呢?
【合题】“如果你要接受以圣灵受洗,就回到太初与神同在的话语中(约翰1:1),从而见证神是真实的(约翰3:33),那就够了。”
法眼禅师通过回答,“你就是慧超”而把在慧超里面活生生的面目摆在他的眼前。
在这里购买




○一个世界:
SEAnews旨在实现克服种族/宗教/思想差异的一个世界。

您的意见 / 退订



width="200" border="0">


SEAnews Messenger


SEAnewsFacebook


SEAnews eBookstore


SEAnews world circulation


[Your Comments / Unsubscribe]/[您的意见/退订]/[ご意見/配信停止]
Please do not directly reply to the e-mail address which is used for delivering the newsletter.
请别用递送新闻的邮件地址而直接回信。
メールをお届けした送信専用アドレスには返信しないで下さい。
SEAnews 掲載記事の無断転載を禁じます。すべての内容は日本の著作権法並びに国際条約により保護されています。
Copyright 2003 SEA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No reproduction or republication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