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news Issue:monthly
tel:65-87221054
NNNNNNNNNNNNNNN
SEAnews SEA Research, BLK 758 Yishun Street 72 #09-444 Singapore 760758
India Front Line Report
Back Page ►

书评:圣灵的施洗(阿拉姆起源V)

 耶稣说:「认清你面前的东西,隐藏的东西将会对你展现。没有东西会被隐藏而不显现。」(托马斯5)
根据日文版《托马斯福音》的作者荒井献先生,在三个《符类福音》中的平行文章(可4:22, 路8:17/12:2, 太10:26)告诉我们,上帝启示在世界末日的必然性。托马斯福音则通过将『认清你面前的东西』的一句放在前面,从而将『上帝启示』扬弃在『格诺西斯主义(Gnosticism)』的为人观里。换句话说,当一个人知道他面前的东西时,启示才是必然的。『在你面前的东西』就是『王国』,是『内在的自我控制』。
换句话说,只要你在面前的事物中找到上帝的启示,就无需等待基督的第二次来临或56亿7千万年后的弥勒佛的降临,上帝的王国便会立即出现在这个充满苦难的世界里。除了这个世界,没有王国或净土。这取决于你是否醒悟到自己本来的面目(你面前的事物=上帝的启示)。
大和朝廷与出云王国的相克

于2000年4月,在岛根县出云大社院子里出土了9根直径约3米的巨型木柱遗迹,从而很明显地显示这里曾经有远远超越现有的高楼神社。
根据从出云大社首席祭司千家家族的祖先传下来的蓝图叫做『金轮造営図』,似乎各被制用套圈捆绑在一起的每个直径1.3米的三根柱子的九根巨大擎田柱来的一个高24米的塔状结构上又建了一座高24米的神殿。它通过109米长的楼梯与地面相连。因此,总高度约为48米。挖掘出的巨型柱子残骸被确认可以追溯到13世纪。
千家拥有的另一份文件指出,出云大社的高度为「往古32丈,中古16丈,然后8,现在4丈5尺。如果是这样,在古代它是98米高。但是,在巨大柱子遗迹被发现之前,由建筑公司大林组于1989年出版的一本名为『古代出云大社的复元』的书中,该公司的研究小组说「不可能建造一个高98米的木结构。」
新教圣经评论家久保有政先生说,伊势神宫的建筑结构及其宗教仪式与以色列的古代帐篷(tabernacle)和耶路撒冷圣殿非常相似。他并指出,大和朝廷里的移民氏族之一的忌部氏在伊势神宫的建立中发挥了重要角色。所以通过朝鲜半岛来的犹太人也可能参与了出云大社的建立。

顺便说,忌部氏是遵奉天照大神的命令跟随天孙迩迩艺命在一起从高天原降临到筑紫日向的高千穗峰的天太玉命的后代。他们与天児屋命的后裔中臣氏一起负责大和朝廷的祭祀。朝廷的祭祀后来被中臣氏垄断了,但在乡村的他们的势力得以维持。据久保先生,织田信长,德岛县的後藤田家族和三木家族也是忌部氏后裔。第一届全国忌部氏峰会于2005年在德岛县举行。据说聚集的600名代表中包括德岛县知事後藤田正纯先生。
据《古事记(日本古代事项的记录。早期神话和半历史记载到641年)》,当天照大神的使者建御雷神要求大国主命移交他的国家出云时,大国主命回答并要求说建造一座他可以到高天原的高层神殿。《日本书纪》也有一篇有关于齐明天皇第五年(659AD)修建出云大社的文章。其文章说「现在用千寻(约1500米)的栲绳,又高又粗的柱子和厚厚的木板为您(大国主命)建造天日大宫(=出云大社)。」
但是,为什么天津神(天神)的天孙族远早在伊势神宫的建设之前为了国津神(地神,就是大国主命)不仅在出云建造了一座超越伊势神宫的神庙,而且即使是较小时时代代继续修建?显然,这个谜的渊源似乎可以追溯到古代以色列的建立。
以法莲与玛拿西的相克

亚伯拉罕(Abraham)的第四代曾孙约瑟夫(Joseph)他的兄弟做为奴隶卖给米甸商人(Midianite merchants)之后,由埃及法老(Pharaoh)任命治理埃及全地的高官(宰相?)并与古埃及小镇安城(On)的祭司波提非拉(Potipherah)的女儿亚西纳(Asenath)结婚。他和亚西纳之间获得两个儿子玛拿西(Manasseh)和以法莲(Ephraim)。约瑟高兴地说「神使我忘了一切的困苦和我父的全家」并给长子起名叫玛拿西(忘却)。然后他说「神使我在受苦的地方昌盛」并给次子起名叫以法莲(昌盛)。(创41:50-52)
后来约瑟在一场饥荒发生时,把全一族搬到了埃及。他的父亲雅各又名以色列伸出他的右手,将其放在年幼的以法莲的头上,将他的左手放在玛拿西的头上,祝福他们。于是立以法莲在玛拿西以上(创48:13-20)。当摩西意识到他的死亡已经临近时,他祝福了以色列人民,并说「他们是以法莲的万万、玛拿西的千千(申33:17)。」因此,摩西也暗示玛拿西支派扮演的角色相对较小。实际上,摩西去世的不久前进行的第二次人口普查显示,以色列20岁以上的60万1,730名男性人口中,比相对较小的3万2,500个以法莲支派,玛拿西支派却拥有5万2,700个壮丁。(民26:1-51)
摩西击败约旦河东岸的亚摩利人国王(Amorite kings)西宏(Sihon)和奥格(Og)之后,将亚摩利人的土地交给了迦得人(Gadites),流便人(Reubenites)和玛拿西的半部族(该部落的另一半似乎生活在其他地方),因为他们承诺将参加征服西岸的条件。在该战斗之前,流便和迦得部落对摩西说,他们不想参加对西岸的征服,宁可希望留在约旦东岸的基列地(Gilead)。(民32:1-33;34:14,15;申29:7,8)因为这两个部落和玛拿西都已经在基列地建立了坚实的基础。旧约将这三个部落基于他们为基地的地方基列地而称为基列人(Gileadites)。

在对约旦河西岸发动全面进攻之前,已被任命为摩西继承人的以法莲支派的约书亚(Joshua)告诉流便人,迦得人和玛拿西半支派「你们的妻子和家畜将留在东岸,但是你们将在所有弟兄和所有武装勇士面前渡过河,并帮助他们直到战斗结束。然后你们可以回到东岸。」那么他们发誓说「我们无论何处必到您指示的地方,就像我们跟随摩西一样(书1:12-18)。」
约书亚征服迦南后,便按照以色列的支派,为他们抽签分地,并在他自己的领土以法莲的示罗(Shiloh)建设永久性帐幕。但流便人,迦得人和玛拿西半支派则在约旦河东岸建造了一座巨大祭坛,甚至超越了示罗的帐幕。其他部落则视此为叛乱,并企图全面进攻,但祭司以利亚撒(Eleazar亚伦之子)将他的儿子非尼哈(Phinehas)与十个部落的代表一同派往三个部落的据点基列地。毕竟,这三个部落发誓不向他们的祭坛献祭牲畜,非尼哈和其他10个部落的代表对此解释表示满意,所以内战未然发生。在谈判中,非尼哈和10个部落的代表指责三个部落说「从前拜毗珥的罪孽还算小吗?(Was not the sin of Peor enough for us?书22:17)」『毗珥的罪孽』似乎意味着摩押人(Moabites)和米甸人(Midianites)奉在毗珥山(Mount Peor)的神,是指土著迦南人的神巴尔(Baal),和摩押人的主神基抹(Chemosh)(民25:1,3,6,21:29)。显然,这三个部落有迦南的国津神(地神)的信仰。于是除了西岸示罗的帐幕之外,他们在约旦河东岸维护了另一个祭坛。

顺便说,在摩西去世后,以法莲支派的而不是利未人的约书亚,被选为继承人,而且在征服迦南之后,利未支派没有得到任何领土。因此,利未人当然要求分配他们的领土和牧场。最终,全体部落再次通过抽签将48个城市及其相关的牧场重新分配给利未人了(书21:1-45)。这意味着在摩西死后,以法莲支派取代利未人控制了部落联盟,但是在亚伦的儿子以利亚撒领导下的利未人在征服土地的重新分配问题和流便,迦得和玛拿西半部族建设祭坛事件之后在联盟里重新获得领导地位。因此,从一开始不是一块岩石般团结的部落联盟,在约书亚去世后进入了士师时代,并面临涉及迦南土著人民和腓尼基人和非利士人等海洋族群的频繁内战。尤其是当基列支派(Gileadite)领袖耶弗他(Jephthah)担任士师时,在基列地(Gilead)玛拿西支派和以法莲支派之间的一场可耻的骨肉相残战斗发生,而试图逃往西岸的4万2000名以法莲人在约旦河的渡口被杀(士12:6)。
久保先生指出,通过朝鲜半岛来的流便人,迦得人和玛拿西人的后裔可能参与了出云大社的建立。如果是这样,出云的《让国神话》可能反映了玛拿西与以法莲部落冲突的怨恨。

丁未之乱
那么,,让我们进入主题,据《日本书纪》,在公元552年,百済的圣明王向钦明天皇奉献一个铜佛像和佛经同时递交了一封信而推荐在日本推广佛教。关于佛教正式传入日本的年份,有各种说法,如538年和548年。
钦明天皇向文武百官问如何处理百济的提议。在朝廷里负责神道仪式的物部氏和中臣氏都反对,但与外国移民势力和朝鲜半岛紧密关系的苏我氏则支持在国内振兴佛教。钦明天皇看到朝廷会议的意见分裂后放弃他自己皈依佛教,将佛像交给苏我稲目,让他私下崇拜和建造佛教寺庙。但是,这导致了负责神道的物部氏和渴望弘扬佛教的苏我氏在朝廷上的权力斗争过热。
在用明天皇去世后,苏我马子(Soga Umako)和物部守屋(Monobe Moriya)分别奉戴钦明天皇的两位王子,泊瀬部皇子和穴穂部皇子做为下一代天皇而发生武装冲突。所谓的丁未乱(Teibinoran)是这么发生的。战斗以苏我氏的胜利而告终,结果泊瀬部皇子即位为崇峻天皇,物部氏被逐出朝廷。苏我马子于五年后暗杀了崇峻天皇,让自己的侄女额田部皇女(Nukatabenohimemiko)登基为推古天皇并指名推古天皇的侄子厩户皇子为太子兼摄政。
圣德太子的实像

做为推古天皇的摄政而运营日本朝廷的圣德太子以景教徒秦河胜为助手,并有效地运用河胜的才能在全国各地建造神社,旨在实现儒家佛教和神道的三位一体。
此时,似乎试图将来自全国各地的八百万神与万世一系的皇室、包括须佐之男命的『出云王国』,饶速日命的『天神王国』,神武天皇的『天满倭国=奴国』,从奴国继承倭联盟国领袖地位的卑弥呼的『邪马台国』,神功皇后的『大和宫廷』,继承面临缺乏继承人的大和宫廷的継体天皇。
広隆寺弥勒菩萨半跏思惟雕像的手形看起来与东方基督教会的三位一体象征很相似,也可能包含了圣德太子的这种愿望。
中部大学的大山诚一教授在他的著作《圣徳太子的诞生》中说「虽然的确存在厩户皇子,但他不是在后世被称那样的一位伟大的佛教老师。」他指出,圣德太子不是一位伟大的佛教徒。
据新教圣经评论家久保有政先生,以圣徳太子做为杰出佛教导师的传说和庙宇都是在后世被创造出来的,而且圣徳太子和他的子孙都被毁灭的。当时,豪族有力和影响力,尤其支持佛教的苏我氏在朝廷中具有巨大的影响力。苏我氏与天皇家属有密切关系,并拥有超越天皇的权力。被视为下一代天皇的穴穂部皇子和宅部皇子以及崇峻天皇都被苏我氏暗杀。
尽管圣德太子本身与苏我氏是母系亲属,但他试图遏制苏我氏的权力,结果他和苏我氏的对立关系加深。圣德太子迁至从苏我马子做基地的奈良飞鸟离开约20公里的斑鸠而试图执政。然而,在圣德太子的母亲去世的只两个月之后,他妻子膳菩岐岐美郎女也死去,翌日圣德太子本人逝世,享年49岁。当时,圣德太子地位排列第二就在天皇之后,但去世后没有殡就被埋葬。
在公元643年,马子的儿子苏我入鹿袭击了有力皇位继承候选人的圣德太子的儿子山背大兄王和他的家属25个成员并迫使他们自杀从而全灭了圣德太子的子孙。
四天王寺

据久保先生说,苏我氏同时将圣德太子推崇为佛教圣人。在日本历史上死于非命的天皇都被赠与包含『德』字的谥号,如崇德天皇,安德天皇和文德天皇。圣德太子也似乎被赠与包含『德』字的谥号,以防止祟并赞美他的美德从而避免反对派的批评。显著的例子是大阪的四天王寺,据说它是由圣德太子建造的。然而,在圣德太子死后26年,四天王寺才成为佛教寺庙。在那个时侯,佛教守护神四天王像被安装了。在圣德太子的生前,它是一座神社,四天王寺入口处的大鸟居(Otorii)原来是一座神社的痕迹。四天王寺相邻的鹊森宫和玉造稻荷神社在圣德太子的生前元来连在一起的一座大型神社。
四个院

在圣德太子时期,四天王寺有被称『四个院』的基督教慈善设施,如1.敬殿院(学艺),2.疗病院(诊疗所),3.施药院(药房),4.悲田院(慈善设施)。顺便说,景教徒在丝绸之路沿途设立了这种四个设施来传福音。
根据京都大学池田荣教授,公元600年左右,圣德太子由一名叫『Mar Thoma』的景教徒服务。『Mar Thoma』是阿拉姆语的『拉比托马斯』的意思。『Mar』是老师或殿下的意思,在日语中,如『Ushiwakamaru(牛若丸)』的『maru(丸)』或『Kakimoto Hitomaro(柿本人麻吕)的『maro(麻吕)』般地用。圣德太子似乎亲自建造并经营『四个院』。
笃敬三宝

圣德太子发布的《十七条宪法》第二条指出『笃敬三宝。』日本书纪解释说『三宝者佛法僧也,则四生之终归,万国之禁宗。』但是,《先代旧事本记》记录为『笃敬三法。三法者儒佛神也,则四生之终归,万国之禁宗。』
当编纂《日本书纪》时,负责有关圣德太子的记事是一位僧名叫道慈(?-744)。中部大学的大山诚一名誉教授(1944-)在他的著作『圣德太子的诞生』中说「由于道慈不喜欢其他宗教,尤其儒家思想,所以他似乎将『三法』改写到『三宝』。」
宗源神道
圣德太子于公元607年发布了『敬神诏』。因此,他似乎基本上站在神道上,并试图调和儒家,佛教和神道。
根据《先代旧事本记》,圣德太子从中臣镰足的父亲中臣御食子学习被称『宗源神道』的原始神道。它解释说「宗源神道是皈依唯一的大神,就是宗源之道。」所以那似乎是『一神教』而不是『八百万神』的教。笼神社神官海部毂定先生也在《元初の神大和朝廷の始元》一书中说「在《日本书纪》和《古事记》编纂的八世纪之前,日本的神道是一神教性的神道。」

顺便说,关于在过去时许多秦氏一族居住的京都的被称『大秦(Uzumasa)』的地方,早稻田大学的已故佐伯好郎教授说「『Uzumasa』源自阿拉姆语的『Yeshu Mesiach』,意思是『耶稣弥赛亚』。」秦氏在那里建设広隆寺。但是,当初那不是佛教寺庙,而是像基督教性礼拜场所。里面有弥勒佛雕像,其右手形状很像于东方基督教会的三位一体象征,久保先生指出。
大化改新与佛教
在圣德太子去世后,大和朝廷于公元645年实行了一个政治改革叫做『大化改新』,并决定将『律令制度』大规模地引入。当时,似乎同时决定将佛教作为国策基础,所以起用道慈来编纂《日本书纪》也基于这种政策。此外,唐朝后皇武则天(627?-705)专注于弘扬佛教,因此在《十七条宪法》第二条的『笃敬三法。三法者儒佛神也』似乎被改写为『笃敬三宝。三宝者佛法僧也』从而使步调一致于唐朝的方针。

东京女子大学名誉教授已故日本古代史学家平野邦男先生(1923-2014)说,用朝鲜红松雕刻而成的弘隆寺弥勒菩萨雕像似乎是从朝鲜新罗王国来到日本的。《日本书纪》记录说,摄政王太子圣德在公元603年收到了一座雕像,后来将其提交给朝廷会议。秦氏领袖秦河胜接受了这座雕像,并随后建造了一座寺庙以妥善安置它。--这是弘隆寺起源的正式记录版本。但是,圣德太子时代的日本佛教界由在朝鲜半岛的新罗主要竞争对手百济王国的佛教完全支配。当时,由苏我氏领导,汉氏(百济移民)支持的日本国内亲百济派计划干预朝鲜半岛纠纷而支持百济以抵抗新罗的扩张。新罗移民组织负责人河胜和圣德太子似乎带头反对由苏我氏领导的干预半岛事务计划。平野教授指出,河胜接受弥勒菩萨雕像的事可能在当时的日本国内政治中发挥了象征性作用。(资料来源:morumon.org/japancultureuzumasa-02.htm)
圣德太子的曾祖父并与百济有密切联系的继体天皇摧毁与新罗有着密切关系的北九州部族首领磐井。圣德太子把从这个新罗受到的弥勒菩萨雕像赐给秦河胜,让后者管理。这似乎钦明天皇将被百济捐赠的佛像委托给苏我稻目的先例相符。

弥勒信仰
在小亚细亚,希腊和罗马做为『圣约神』和『太阳神』而广泛地被信仰的古代波斯的密特拉神(Mithra)被认为是弥勒菩萨的原型。在犹太教中住在第七天,被称为小耶和华(Yahweh the Less)的大天使梅塔特隆(Metatron)的起源也被想信是密特拉神。在古代罗马帝国,人们于12月25日庆祝冬至之后的太阳复活,那是最大的密特拉教的节日,也被认为圣诞节的雏形。
弥勒菩萨在佛教的早期阶段就作为未来的佛陀而出现,就在《阿含经》中已经被这样描述。在佛教中的弥勒信仰分为两种,即在兜率天(弥勒所居住的六个欲界之一)重生的『上生信仰』和准备弥勒在此世界出现的『下生信仰』。后者含有为了准备弥勒的出现而要改变这个世界的情绪,所以容易与反政府或反体制运动联系。北魏的『大乘之乱』和北宋,南宋,元,明和清朝的『白莲教徒之乱』就是典型例子(维基百科)。
据久保有政先生,弥勒信仰是一种始于4世纪的印度发生信仰形式,当时在印度景教的影响正在扩张。
的确地具有末世观色彩强硬的『下生信仰』的流行很可能受到景教的影响。

百济派汉氏和新罗派秦氏
汉氏是跟秦氏一样一个非常强大的移民集团。《日本书纪》在应神天皇第20年(290AD)九月的文章中写道倭汉直(Yamato Ayano Atahi)的祖先阿智使主(Achinoomi)和他的儿子都加使主(Tsukanoomi)以及他们属下的17个县人民一起来到了日本。此外《续日本纪》在延暦四年(785AD)六月的一段里写道「阿智王与七姓汉人,即朱,李,多,皀郭,皀,段和高一起来到。」关于汉氏的来源,它也写道「他们在汉朝末朝从战争中逃脱后,在圣牛的引导下移居到朝鲜半岛的带方郡。」
另一方面,在中国河南省开封市发现的『重建清真寺记碑』上写道,犹太人于公元前231年第一次来到其城市。在明朝(1368-1644AD)时代,七个被称Ezra,Shimon,Cohen,Gilbert,Levy,Joshua和Jonathan的犹太领导人分别被赋予了中国式姓,就是艾,石,高,金,李,张和赵。
京都府立大学和京都府立桔女子大学的名誉教授门胁祯二博士(1925-2007)说「汉氏似乎是由许多小氏族组成的复合氏族。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地来到日本后,很可能基于共同的祖传逐渐融合在一起。」所以在那时期多种部落群体显然通过新罗,百济甚至是高句丽大量涌入日本群岛。另一件事,移到日本的七姓汉人之中『李氏』和『高氏』可能是犹太人,因为这两个姓也包含在明朝时代给开封市犹太社区赋予的七个姓里。
『排他性一神教』的扬弃
今天,由耶路撒冷教会和安提俄克教会以及罗马教会的主流派提起的耶稣作为救世主的形象被传播,但没有耶稣自己写的任何文献。当时好像经常出入爱色尼派集会所的耶稣显然已经超过五十岁了,因为十二使徒包括他弟弟雅各的儿子,雅各至少比他小十岁。所以他在一生中没有写过一篇文章是不可能的。

近望迦南地却没进入而死的摩西在死前写的《申命记》里说「听啊,以色列人,耶和华是我们的上帝,耶和华是独一的。你们要全心、全意、全力爱你们的上帝耶和华(申 6:4-5)。」换句话说,有许多神,但是以色列人必须只相信一个神。 他没有假设『唯一的绝对神』。特拉维夫大学的历史学家施罗摩•桑德(Shlomo Sando)教授称其为『排他性一神教』。基督教起初似乎继承了『排他性一神教』,但后来在形成『上帝耶和华』,『圣子耶稣』和『圣灵』的『三位一体』概念的过程中接受『唯一的绝对神』。
另一方面,向东方世界传教并遇到印度的佛教,中国的儒家和道教等的景教徒似乎创造出一种可以与佛教,儒家或道家等共存的新宗教形式,就像亚伯拉罕家属在迦南同化土著的一神教一样。秦氏在整个日本部署的神社群可以说是其精华的。犹太人最初崇拜十二至十四个部落的不同始祖神,如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作为他们的守护神。但是摩西决定将这些游牧部落重组基于单一始祖亚伯拉罕与上帝盟约的一个部落联盟,也就是政教合一的政体,然后推翻农业民族的迦南城邦。摩西去世后,他的继承人约书亚(Joshua)将这个战略付诸实践,并为古代以色列王国奠定了基础。所以圣德太子在秦氏的协力下,采用这项策略而试图将全国八百万氏族神归依唯一的共同氏族神天照大神的御稜威从而构筑万世一系的天皇制。不过,在古北以色列国曾接受过埃及的『圣小牛信仰』和迦南土著的『偶像崇拜』的犹太教,可能更早以前由天孙族本身带来日本。
三一妙身

景教碑在其碑文的开头说「粤若常然真寂,先先而无元;窈然然灵虗,後後而妙有。总玄抠而造化,妙众圣以元尊者,其唯我三一妙身无元真主阿罗诃欤!判十字以定四方,皷元风而生二气。」从而将『三位一体』描述『三一妙身』。
就这样概述了《旧约创世纪》的内容后,它还介绍了几件事,例如在大秦国诞生救世主,他在完成传道『三一妙身』的新教义后的一个下午升天,因此27卷新约圣经被留下。大秦国大祭司阿罗本于公元635年带着包含『三一妙身』教义和宗教仪礼,如『水洗礼』,『东方崇拜』,『禁食』等在内的名为『景教』的教义来到长安,并向唐太宗皇帝赠送《圣经》,并且由朝廷被应许在国内传教以及建造教堂,等等。
被称耶稣孪生的托马斯,在东方世界传教工作的时期,正好在印度和波斯分别成立大乘佛教和琐罗亚斯德教的时候一致的。景教碑的碑文显然浓厚地反映出这种历史背景。
东方基督教教会将『三位一体』也称为『至圣三者』。広隆寺弥勒菩萨半跏思惟雕像以右手的拇指,中指和无名指做一个圆圈,食指和小手指则起立来似乎表明圣德太子和耶稣的愿望,就是达成无欠无余像圆同太虚般的至道。

从达磨计算第三祖的,僧璨鉴智禅师(?-606)在他的著作《信心铭》里说,「至道是圆同太虚,无欠无余。」六祖慧能禅师的子弟,南阳慧忠禅师(645-775)据说是最初画圆圈以做为这种象征的人。后来禅宗,特别是沩仰派经常用圆相来指教。
在希腊神奇莎草纸上描绘一只蛇吃自己尾巴的图像,表现出起源和完结为一体的思想,也是『格诺西斯主义』的典型标志之一。由蛇的身体做的一个圆圈里用希腊文写着『万物一体』。《约翰福音》起首的『太初有话,话与神同在,话就是神。他(耶稣)太初与神同在。(约翰1:1-2)』的句子和《启示录》的『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的一段都明确地描述这一点。这个思想后来似乎被禅宗继承。回教的创始人穆罕默德(Muhammad)也受到景教的影响是不难想像的,因为当时,景教在中东和中亚地区广泛地流传。
假如広隆寺弥勒菩萨雕像来自新罗,那么当时由新罗贵族子弟组成并崇拜弥勒菩萨(Mireuk-posal)的骑士团被称『花郎(Hwa-rang)』在该国发挥积极作用的。所以我们在这里也可以看到托马斯的足迹。<待续>

“圣灵的施洗”是什么概念?
根据约翰福音的辩证法,
【正题】“一个人可以通过接受人子的见证而被施洗以圣灵从而获得永恒的生命。”(约翰5:24)
【反题】不过,“地上的人,不会接受从天上来的人的见证。”(约翰 3:32)
那么,一个人怎么能获得永恒的生命呢?
【合题】“如果你要接受以圣灵受洗,就回到太初与神同在的话语中(约翰1:1),从而见证神是真实的(约翰3:33),那就够了。”
法眼禅师通过回答,“你就是慧超”而把在慧超里面活生生的面目摆在他的眼前。
在这里购买



一个世界:AD-SEAnews
AD-SEAnewsSEAnews的新概念、瞄准实现没有国境的一个世界。

您的意见 / 退订





width="200" border="0">


SEAnews Messenger


SEAnewsFacebook


SEAnews eBookstore


SEAnews world circulation


[Your Comments / Unsubscribe]/[您的意见/退订]/[ご意見/配信停止]
Please do not directly reply to the e-mail address which is used for delivering the newsletter.
请别用递送新闻的邮件地址而直接回信。
メールをお届けした送信専用アドレスには返信しないで下さい。
SEAnews 掲載記事の無断転載を禁じます。すべての内容は日本の著作権法並びに国際条約により保護されています。
Copyright 2003 SEA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No reproduction or republication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