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news Issue:monthly
tel:65-87221054
NNNNNNNNNNNNNNN
SEAnews SEA Research, BLK 758 Yishun Street 72 #09-444 Singapore 760758
India Front Line Report
Back Page ►

书评:圣灵的施洗(许多在前的人将要在后)

 耶稣说:「活了很多天的人,毫不犹豫向出生七天的小孩请问生命之地,而他就会活着。许多在前的人将要在后,而他会成为单独者。」(托马斯4)
犹太人的习俗是婴儿在出生后的第八天时,就对他们施行割礼。所以,出生七天的婴儿还未有成为犹太人的资格。反之,老人是作为熟悉律法的贤人而受社会尊重。然而耶稣在这里却推翻这种常识。在马可福音,马太福音,路加福音中也,耶稣推翻基于律法和智慧的犹太传统价值观,教导他的门徒让小孩子优先于智者。
『小孩』象征着原始性。乍看之下就像石头或木屑那样,在简单而无聊的事物中找到生命之地或天国的人,是真正的智者。耶稣说「劈一块木材,我就在那里。举一块石头,你会在那里找到我。」(托马斯77)
『成为单独者』意味着回归男女还没有分开的『原始』。在托马斯福音书里,『单独者』的一句被重复用作关键词。据荒井献先生,『单独者』就是『超越分裂,恢复原来的整合(propator=本来的自己)在自己里面的人』的意思。本来的自己的支配就是现成神的王国。
在中国唐代末期有一位学僧向香严智闲禅师(?~898)问,「如何是道?」香厳说,「枯木里龙吟。」学僧说,「我不懂。」香厳补充说,「髑髅里眼睛。」他的意思是,如果一个人找到本来的自己的,可以听到在枯萎树上龙唱歌,也可以在髑髅里看到闪亮的眼睛。换句话说,超越时空的王国出现。
许多在前的人将要在后

耶稣所说的『许多在前的人将要在后』在马可福音和马太福音中也可以找到。根据荒井献先生的说法,这个词做为所谓的『飞行咯吉舍嗯(flying logition)』而在不同背景,不同内容的文章里被用。在马可福音和马太福音中,它表明在即将到来的末世时,价值观将被逆转。托马斯的福音更进了一步,问道「如果你想真地'活着',你应该回到太初。如果你这样做,你将能够在日常生活中找到'天国'。」日本曹洞宗的创始人道元禅师(1200-1253)也在《普劝坐禅仪》上劝说,「须学回光返照之退步。身心自然脱落,本来面目现前。」换句话说,草木国土悉皆成佛,就现成神的王国。
在托马斯福音书中,耶稣为了让听众回归本来的自己而抓住每个机会说出每一句话。用禅语来说『对一说』。除了西庇太的儿子约翰之外,正典福音书的作者们似乎没有直接从耶稣学过。他们引用Q源来试图证明他们宣教的真正性(换句话说生前耶稣的教导)。不过,如果试图逐字逐句地理解Q源里的耶稣话,那么可能有完全不同的解释。
他的三个助手领导传教活动

那么,耶稣在将商人从寺庙赶走后直到他被处死,到底做什么?他被预料还是通过如同在托马斯福音书里描述一样的让人想起禅问答方式的对话以圣灵施洗。
另一方面,西庇太的兄弟和彼得和安德鲁的兄弟--他们因为都崇拜成功地抛弃希腊人而净化神殿后重新奉献的马卡比家族和由该家族领导的哈西迪姆(虔诚的犹太人)从而成为施洗约翰门徒--似乎是通过“用水洗礼”来聚集了同志,并促进了以色列复兴运动。因为那就是将他们介绍给耶稣的施洗约翰意图的核心。
约翰福音书介绍『施洗约翰的门徒和一个犹太人为洁净礼发生辩论(约翰ヨハネ3:25)』的事后,接着说『主知道法利赛人听见他收门徒和施洗比约翰更多,就离开了犹太,再往加利利去(约翰4:1-3)。』然后补充说『其实不是耶稣亲自施洗,而是他的门徒施洗(约翰4:2)。』那么也许,与施洗约翰的一些门徒争论的『一个犹太人』就是《约翰福音》的作者本身?正典福音书将彼得和西庇太的兄弟,就是大雅各和约翰,作为耶稣的三个亲信。
耶稣的弟弟们以圣殿为基地工作

小雅各和其他耶稣弟弟们,似乎以神殿为基地与大祭司该亚法(Caiaphas)联手准备成立包含异邦犹太教徒的『教会运动』的新组织。
如果400万海外异邦人信徒独立发起一个新组织的话,在当时人口约为80万以色列的一部分犹太地区获得一项略微自治权的公会(Sanhedrin)和其主席大祭司一定会受到巨大的威胁。相反地,如果将教会运动纳入其伞下的话,那么大祭司该亚法和公会的权威一定会大大加强。
政教一致体制的哈斯莫尼王朝时代,国王同时担任大祭司,但在希律王时代,大祭司和公会完全被剥夺政治权。在希律王去世后,罗马帝国部分恢复了大祭司和公会的权威并将它们用于其统治。
由于加利利犹大等的起义经常发生,如果建立一个可以监督内外犹太人的新组织,它将有助于政治的稳定,所以罗马总督和希律王室也一定注视大祭司该亚法和他的助手小雅各的企图。
耶路撒冷教会的成立

随着以旧约丹尼尔书的『七十周预言』为基础的救世主很快就来临的期待兴起,并在地中海沿岸各地发生的异邦犹太教信徒的教会运动的浪潮,最终到达犹太教总部的耶路撒冷,耶稣似乎在这个时侯回到耶路撒冷并经常出入靠近大祭司该亚法官邸的爱色尼派集会所开始通过可以说几百年后在中国和日本流行的『禅问答』预表的『对话』来以圣灵施洗。耶稣领导的这个圈子应该包括除了托马斯,拿但业和菲利普之外马可福音作者约翰·马可的母亲也就是集会所的房东玛丽亚·撒罗米,抹大拉的玛丽亚和她的姐姐玛大。耶稣赴耶路撒冷参拜神殿后,经常退到橄榄山。橄榄山的东侧有马利亚和她的姐姐马大和哥哥拉撒路的房子,而西侧也有马克的母亲的住所就是爱色尼派集会所。
顺便提到一事,根据查尔斯·佩雷格里(Charles R. Pellegrino)与希姆查·雅各布维奇(Simcha Jacobovici)共著(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序言)《耶稣家族墓之谜(The Jesus Family Tomb)》,在1980年在东耶路撒冷郊区东陶比奧(East Talpiot)的建筑工地发现一个古代坟墓和10个骨头盒。在盒子上用阿拉姆语刻有“约瑟夫”,“耶稣-约瑟夫之子”,“玛丽亚”,另一个“玛丽亚(很可能抹大拉的玛丽亚或玛丽亚-撒罗米)”,“马太”,“犹大-耶稣之子”等名字。跟圣经有关联的这些名字都是在那个时代常见的。不过在一个坟墓里同时被发现的几率是用简捷计算方法来说250万分之1,即使考虑各种负面因素后也还是600分之1。所以该书说耶稣家属坟墓的可能性是相等高。

因为耶稣的教导(Q源的教义)超出了犹太教和所有其他宗教和哲学的界限,所以不仅施洗约翰一见钟情,而且大祭司该亚法和耶路撒冷宗教界的其他领袖也一定瞩目他。
如果受到请求,耶稣似乎去德卡波利斯(Decapolis)和地中海沿岸的其它希腊人和腓尼基人的殖民城市做说教。当他这样做时,他的门徒显得基于他们各自的信仰,有的呼吁以色列重建运动,也有的呼吁在快要被设立的耶路撒冷教会的旗帜下集结。
耶稣本身对以色列的重建或洗清神殿没那么兴趣,不过发现建立包含异邦犹太教徒教会运动的新组织是小雅各为首的弟弟们找到的实现自己的方案时,他显得决心帮助他们。不过,他似乎并没有预料到他会以叛国罪而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因此,当他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时候,他受到痛苦(约翰12:27, 马太26:37-39/42, 马可14:33-36, 路加22:42-44),但最终接受了他的命运。结果,在耶稣被钉十字架的一个半月之后,正如大祭司该亚法的预言一样(约翰11:49-52),耶路撒冷教会成立,只在那一天有3000人参加(使徒2:41),其中包括海外异邦犹太人的代表,而小雅各成为第一任主教。
耶路撒冷教会和安提俄克教会的并立

但是,占绝大多数的希腊习俗人信徒跟希伯来习俗人信徒之间的内讧马上表面化。在司提凡殉教事件(使徒6:1-7:60)发生后,希腊习俗人信徒被迫撤出耶路撒冷城外(使徒8:1-3),但是主要在在亚细亚行省拥有强大势力的『自由人会堂(Synagogue of the Freedmen-Jews)』的成员跟十二使徒为首的希伯来习俗人信徒一起继续留在耶路撒冷城内。他们看起来从一开始就帮助大祭司该亚法而参与耶路撒冷教会的创立。保罗是其领袖之一。
『自由人会堂』的成员严格遵守犹太教的规则,包括割礼。他们似乎拥有罗马的公民身份。他们在这两个方面领导邦犹太人而自豪。他们也是犹太教堂的正式成员,所以他们与未受割礼犹太人的教会运动划清界线。
根据英文版维基百科,自由人会堂是从罗马帝国获得自由身份的犹太教徒,也就是格奈乌斯·庞培(Gnaeus Pompeius)在公元前63年征服犹太后被奴役的犹太人的后裔组成的会堂。这个解释有一些疑问。 因为从奴隶身份被解放的犹太人建立自己的组织并在亚细亚行省和地中海沿岸地区扩展其势力似乎需要几百年的时间。然而从公元前63年到保罗开始专注于在被圣灵禁止传教的亚细亚行省的第三次传教之旅时,最多只有100年的间隔。根据维基百科,古代罗马的贵族和皇帝,为了增加他们的喽罗(clientes),或为了给管理他们农场或其它事业或财产的仆人奖励的缘故,似乎都很积极地解放奴隶。换句话说,在那时代,自由民,就是被解放的奴隶是有才华的精英阶级,甚至可以获得罗马公民权。
另一方面,如同在路加福音中所写,在罗马帝国对其公民实施人口普查时,耶稣的父亲约瑟夫,在伯利恒・埃夫拉塔登记自己和婴儿耶稣的话,耶稣也应该拥有罗马公民身份。还有,不但马太(他被认为就像小雅各一样玛丽的第二任丈夫亚勒腓的儿子,并且做罗马帝国的税吏)而且耶稣的其他弟弟们都可能拥有罗马公民身份。如果是这样,难怪耶路撒冷教会从一开始就与『自由人会堂』有着密切关系。大祭司该亚法显然起用自由人会堂领导人之一的保罗以及拿细耳人领袖小雅各做为两轮,而试图建立一个新的组织来监督内外犹太教各派系。

从耶路撒冷被驱逐的希腊习俗人在巴拿巴和保罗的领导下在安提俄克(Antioch)创立新教会(使徒11:20-26)。结果,耶路撒冷教会和安提俄克教会的并立出现。从而教会运动实际上分裂了。
我不是分配者,是吗?
从第二次传教之旅回到叙利亚安提俄克教会的保罗,席不暇暖地启动另一趟传教之旅,这次他专注于上次不能实行的在亚细亚行省的传教。(使徒18:23)但是,保罗尽管被圣灵禁止进入该地,却硬干在亚细亚行省的传教,导致不仅恶化保罗和耶路撒冷教会的关系,也似乎深化保罗和一些安提俄克教会成员(如巴拿巴)之间的不和。
耶稣在托马斯福音第72节里对希腊习俗人和希伯来习俗人警告说「我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重新统一从我父分离的东西,而不是分配我父亲的东西。」
 有人对耶稣说:「请叫我的兄弟与我分父亲的财产。」耶稣对他说:「你这个人啊,谁让我做一个分配者?」他对门徒说:「我不是分配者,是吗?」(托马斯72)
○倒一说

在中国唐代末期和五代十国(907-960)时期,有一位和尚向云门文偃(864-949)禅师问,“如何是一代时教?”云门住在广东省韶州的云门山创立一大宗派,他就是云门宗的始祖。
据说,佛陀在菩提树下开悟后,在大约四十余年,在印度各地向大众,按照因缘和个人的器量做方便随喜的说教。如果要启示一代时教,必须以律·经·论三臧说明其全体。
但是,云门并不用经·律·论三藏来解释佛教的全体,却只说一句「对一说(笔直走)。」
不过,这位和尚似乎不满足这个答案。改天再一次向云门问,「不是目前机,亦非目前事时,如何?(超越这个世界的机和事,在绝对的境界如何?)」云门就回答说,「倒一说(那,翻过来)。」<待续>

“圣灵的施洗”是什么概念?
根据约翰福音的辩证法,
【正题】“一个人可以通过接受人子的见证而被施洗以圣灵从而获得永恒的生命。”(约翰5:24)
【反题】不过,“地上的人,不会接受从天上来的人的见证。”(约翰 3:32)
那么,一个人怎么能获得永恒的生命呢?
【合题】“如果你要接受以圣灵受洗,就回到太初与神同在的话语中(约翰1:1),从而见证神是真实的(约翰3:33),那就够了。”
法眼禅师通过回答,“你就是慧超”而把在慧超里面活生生的面目摆在他的眼前。
在这里购买



一个世界:AD-SEAnews
AD-SEAnewsSEAnews的新概念、瞄准实现没有国境的一个世界。

◆招聘『Ad-SEAnews广告兜揽员』


您的意见 / 退订


SEAnews Twitter


SEAnews Messenger


SEAnewsFacebook


SEAnewsGoogle


SEAnews eBookstore


SEAnews eBookstore(GoogleJ)


SEAnews world circulation


[Your Comments / Unsubscribe]/[您的意见/退订]/[ご意見/配信停止]
Please do not directly reply to the e-mail address which is used for delivering the newsletter.
请别用递送新闻的邮件地址而直接回信。
メールをお届けした送信専用アドレスには返信しないで下さい。
SEAnews 掲載記事の無断転載を禁じます。すべての内容は日本の著作権法並びに国際条約により保護されています。
Copyright 2003 SEA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No reproduction or republication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