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news Issue:monthly
tel:65-87221054
NNNNNNNNNNNNNNN
SEAnews SEA Research, BLK 758 Yishun Street 72 #09-444 Singapore 760758
India Front Line Report
Back Page ►

书评:圣灵的施洗(阿拉姆起源IV)

 麦尔彦之子尔撒(耶稣)曾说「世界是一座桥,走过去,不要在上面盖房子」(古兰经)
基于他本身创造的『神圣宗教(Din-e-Ilahi)』的理想,致力于与其他宗教并存并实现世界和平统一的莫卧儿帝国(Mughal Empire)第三代皇帝阿克巴大帝(Akbar 1556-1605),在征服古吉拉特地区之后,在首都法塔赫布尔西格里(Fatehpur Sikri)的凯旋门『布兰·达瓦兹(Buland Darwaze)』墙上写下在古兰经里的以下耶稣的话:麦尔彦(Maryam)之子尔撒(Iesa耶稣)曾说「世界是一座桥,走过去,不要在上面盖房子。盼望一时的人可能希望永恒。世界忍受只一时。在祈祷中花一时,因为其余的看不见。」

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社会学系教授克雷格·康斯丁(Craig Considine)博士说,阿克巴大帝在治世期间邀请基督教(Christian),印度教(Hindu),耆那教(Jain)和琐罗亚斯德教(Zoroastrian)的神学家,诗人,学者和哲学家到他的宫廷进行关于宗教的对话。同时在北方州阿格拉区(Agra District of Uttar Pradesh)西南37公里处的法塔赫布尔西格里城(Fatehpur Sikri)建一个大厦名叫『伊比达特·卡纳(Ibidat Khana)』作为各种宗教信仰者聚集在一起对话的礼拜堂。他废除了对非回教徒的人头税(jizya),并除了允许其他宗教徒回归回教之外,也允许回教徒改信其他宗教。他不仅与信仰各种异教的妇女结婚,如印度教徒乔达·拜(Jodha Bai)和基督徒玛丽亚·扎马尼·贝冈(Maria Zamani Begum),而且还让他和贝冈之间生的儿子穆拉德(Murad)在宫廷讲述《新约圣经》。据称,穆拉德在那时侯,开口一番说『以基督的名』,而开始他的《新约圣经》课程。却不说回教徒通常用的引子『以真主阿罗诃欤的名义』。阿克巴王还去了印度教寺庙,听取了他的宿敌梅沃王国(Mewar Kingdom)亲王博卡·拉杰(Bhoka Raj)的妻子米拉拜(Mirabai)的赞上帝颂歌,并受到启发,阿克巴在印度教神克里希纳(Krishna)雕像的脚下放了一条钻石项链,以表示敬意。根据康斯丁教授的说法,阿克巴捐赠的钻石项链标志着他愿意负起跨越宗教障碍桥梁角色的心意。
尽管跟《古兰经》的这段经文完全一样的节文,既不在新约的正典中,也不在新约外经中,但它可能包含在托马斯传播到包括印度在内东方世界的《Q福音》中。耶稣在《托马斯福音》第42节中说『要成为过客』,保罗也在《哥林多后书》讲道「那些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林后7:31)。」
根据日文版《托马斯福音》的作者荒井献先生,保罗的这些话将『末世的接近』做为前提。相反地对于《托马斯福音》中的耶稣来说,『神的王国』就是本来的自己是在知道自己的人的里面已经实现(托马斯3,67,113)。因此,他鼓励我们作为格诺西斯主义者,「不要拘泥非本质这个世界上的事,而宁肯成为过客了。」
耶稣是圣德太子的预表

从基督教神学来说,如果在旧约圣典上的特定人物,事件和制度与新约圣典中的相应人物,事件和制度有关联的话,那么旧约中所描述的被称为『预表(type)』,而新约中的相应描述则被称为『应验(antitype)』。那么可以说,耶稣基督是新约计划在日本诞生圣德太子的『预表』,换句话说,圣德太子是耶稣基督的『应验』。
从弥生时代(BC10C.-AD3C)到大化改新(AD645)的时期是对日本来说一个疾风怒涛时代,由于在中国的朝代改变和游牧民族侵入的动荡蔓延到了朝鲜半岛,结果大量移民涌入日本群岛。被称为绳文人(生活在16,000-3000年前的日本土著)的土著人民被迫接纳这些带着铁器,耕作技术和马术习俗集体涌入的移民。后来诞生的大和朝廷总之似乎开放地并积极地接受这种先进外国文化。然而,在圣德太子时代,由于联系于朝鲜半岛的百济和新罗,中国的隋朝甚至中亚王朝的豪族抬头,所以大和朝廷面临困难的掌舵。
古代日本和中朝之间的来往记录
在这里,让我们从中国记录中回顾古代日本与中国和朝鲜之间的来往。

≪公元前1027年-前770年(西周)≫
周成王之時,天下太平。越裳獻雉,倭人貢鬯草。食白雉服鬯草不能除凶。《论衡》(倭:古代日本群岛的总称)
≪公元前770年-前475年(东周春秋时代)≫
然東夷天性柔順、異於三方之外、故孔子悼道不行、設浮於海、欲居九夷、有以也夫。樂浪海中有倭人、分爲百餘國、以歳時來獻見云。《汉书:地理志燕地条》
≪公元前475年-前222年(东周战国时代)≫
會稽海外有東鯷人,分為二十餘國。又有夷洲及澶洲。傳言秦始皇遣方士徐福將童男女數千人入海,求蓬萊神仙不得,徐福畏誅不敢還,遂止此洲,世世相承,有數萬家。人民時至會稽市。會稽東冶縣人有入海行遭風,流移至澶洲者。所在絕遠,不可往來。《汉书:地理志吴地条》
≪公元57年≫
后汉光武帝给倭的奴国授予金印。
≪公元107年≫
倭王帅升请后汉安帝谒见。
≪在公元146年至189年期间≫
在倭发生了大乱,但是当名叫卑弥呼的女王登基时,大乱平息。
≪在公元173年≫
卑弥呼向朝鲜的新罗派使节。[当时实际上该国被称斯卢或斯罗,就是辰韩的一国。该国于公元504年正式采用新罗做为国号。]
≪在公元193年≫
大约有1000名倭人移民到新罗。
≪在公元203年≫
倭军侵入新罗。
≪在公元232年≫
倭军包围了新罗首都金城,但新罗击退了它。倭人战死者和俘虏人数多达1000名。
≪在公元233年≫
倭军再次入侵新罗,但遭到火攻而歼灭。
≪公元239年≫
卑弥呼向魏派遣了使节而被赐给『亲魏倭王』的金印和100面铜镜。
≪在公元240年≫
卑弥呼逝世时,倭国的内战再次发生。 魏带方郡太守王颀派遣了一名使节名叫张政而试图仲裁。后来,卑弥呼亲戚的一个13岁的少女名叫壹与(Iyo)登上王位时,纠纷就平息了。
≪在公元243年≫
倭女王壹与派遣八人,包括高官伊声耆(Iseeki)和掖邪狗(Ekiyaku)到魏国做为使节,在此期间,掖邪狗被授予『率善中郎将』的公章。
≪在公元246年≫
魏皇帝通过带方郡给邪马台国使节难升米(Nashime)赐黄幢。
≪在公元247年≫
邪马台国将載斯,烏越和其他人派往带方郡,以报告与狗奴国的纠纷。魏派遣张政到倭国,向难升米提交诏书,并赐黄幢。
≪在公元249年≫
倭国使节杀死新罗舒弗邯(最高官)昔于老(Seok Uro)。
≪在公元287年≫
倭军入侵新罗,并俘获了1,000名新罗士兵。

此后,中国进入所谓的『五胡十六国时代』,在此期间,各种游牧民族入侵中国北方,建立了各自的王朝,并与汉族的南朝争夺霸权。因此,从那时起约在150年期间,倭并没有出现在中国的记录中。在朝鲜半岛,通古斯(Tungus)游牧民族之一的貊人(Maek people)建的高句丽也变得强大,并与东南部的新罗和西南部的百济鼎立,进入了韩国的三国时代。百济似乎为了抵制高句丽和新罗的入侵,试图加强与在中国南部热诚地推广佛教的梁和日本。
『邪马台』应该发音为『yamato』
顺便说,关于卑弥呼统治的邪马台国,中国历史书包括『三国志魏志倭人传』,『后汉书』,『梁书』和『隋书』,分别写成为『邪马壹国』,『邪马臺国』,『邪马臺国』和『邪马臺』。因此有两个不同写法,就是『邪马壹国』和『邪马臺国』。在日本,基于后者,其发音为『Yamataikoku』。但是,据石井古事记研究会副会长元木明彦先生,汉字通常由『偏』和『旁』组成,其发音基于『旁』。那么『壹』和『臺』的发音都是『to(u)』,所以『邪马壹国』和『邪马臺国』都应该一样地发音『yamato』。日本古代历史家福永晋三先生也说,基于『万叶假名:由汉字组成的早期日语音节』的读法,该单词应该发音为『yamato』。如果是这样,『邪马台国』也是天孙族的国家。换句话说,『邪马台国』也可能是从中亚巴尔喀什湖(Lake Balkhash)附近的叫为弓月(Yuzuki)国来到的一个名为『Yehoamato』的古代以色列人的后裔建立的国家。

『周里』被用来表示距离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福永伸三先生的说法,《三国志魏志倭人伝》关于倭人的叙述中使用的距离单位的『里』是67.5公米。这个『里』的长度被用于周代的,而不是被用于秦代或魏代。供您参考,秦代和魏代使用的『一里』长度分别为405公米和72公米。据福永先生,《三国志》,《梁书》和《隋书》等似乎都参照后汉书的描写。
曾访问『邪马台国』的魏使节和汉书的编者不可能故意地用周代长度的『里』来测量从『楽浪郡(现在的平壤附近)』或『带方郡(现在的汉城附近)』到倭国各地的距离。他们大概根据倭人的口述而记录下来的。但是,绳文时代和弥生时代的日本土著完全不会使用『勾股定理(Pythagorean theorem)』或『海岛算経』的测量技术来测量从日本群岛各个地到中国和朝鲜半岛的距离。但是,早在周代,倭人已向成王奉献草药,并在会稽(浙江省)交易。这些倭人一定是通过朝鲜半岛涌入日本群岛的异族。他们会包括从中亚巴尔卡什(Lake Balkash)湖岸一路走来的Yehoamato部落。
四国是邪马台国的所在地!?

关于邪马台国所在地来说,两个学说向来被视为有力,那就是,拥有『天孙降临神话』并且许多经过朝鲜半岛来到的移民氏族据点的『北九州说』和大和朝廷建立的『畿内说』。不过这两个学说都有瑕疵,即在《三国志魏志倭人传》中描述的魏使节的行程与两个地区的实际地理位置不符合。然而,最近,与包括魏使节行程在内的《魏志倭人传》的记载相匹配的『四国山上说』受到注目。但是,这一理论,似乎将1里的长度设定为76-77公米。根据提倡这个学说的大杉博先生,邪马台国居民似乎在山区主要靠火田农业来生活。这种生活方式符合《魏志倭人传》的描述,也可以说继承靠原始农业的绳纹人的传统。但是,关于他们不使用牛马的《魏志倭人传》的描述似乎不符合与从巴尔卡什湖(Lake Balkash)附近弓月国来到的游牧民族Yehoamato的生活方式。
现代日本人的遗传信息中绳纹人起源仅有10%

新教圣经评论家久保有政先生指出,关于现代日本人的基因中只有男性拥有Y染色体,单倍群(Haplogroup) D为40%,O为50%,其余10%为单倍群 C或其他倍群。绳纹人本身并不是在日本群岛发生,他们也是移民。他们也不是单一种族,而是几个种族和部落组成的。
图森(Tucson)的亚利桑那大学助理教授迈克尔·汉默(Michael F. Hammer)和日本国立遗伝学研究所的宝来聡研究员为了寻找日本人的起源,调查了在亚州各个种族里出现『Y染色体Alu多态性 (YAP:Y Alu polymorphic)』的频度,结果整个日本人的其比率是25%,阿伊努人90%,冲绳人50%,韩国人和中国人的各1%,藏人则50%。
汉默先生指出,当Alu于5万年前在中亚进入Y染色体时,绳纹人的祖先似乎诞生了。
[汉默先生等研究员于2000年对1371名犹太男人进行了一项调查并确认了在欧洲,北非和中东犹太人社区里共同存在的父系基因库的一部分来自共同的中东祖先群体。他们也对住在以色列(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和穆斯林阿拉伯人的一项DNA调查中确认了,超过70%的犹太男人和82%的阿拉伯男人从在过去几千年里在该地区居住的一样的父系祖先继承了他们的Y染色体。(维基百科)]

据宝来先生,『YAP+染色体』是在1万年前与绳纹人一起迁移到日本列岛,那么『YAP-染色体』则是在2300年前开始弥生人一起大举进入日本诸岛的。
据东海大学的田岛敦助教授,分布在阿伊努人的单倍群D和D2以及C1被认为是绳纹人的基因型,C3也可能。
根据分子人类学家崎谷满博士,日本人以Y染色体DNA的单倍群(Haplogroup) D的频率很高而闻名。除了日本人之外,在全世界只有藏人和中东人拥有这种DNA。日本人,从阿伊努人到日本本州岛人和冲绳人,基本上都属于北方旧蒙古利亚人种(Northern Paleo-Mongoloids),不同于基本上属于新蒙古利亚人种(Neo-Mongoloid)的中国,韩国和蒙古等其他东亚国家的人。

新旧蒙古利亚人种的分类基于它们适应冰河时代的经验。新蒙古利亚人种在冰川时期适应了北亚的寒冷天气,因此在身体上具有例如平坦面貌和单眼皮等特征。相比之下,旧蒙古利亚人种则一般上具有身体矮,轮廓清晰的面庞,双眼皮和多体毛等特征。旧蒙古利亚人种进一步分为北方系和南方系。元来在整个亚洲地区广泛分布的北方旧蒙古利亚人种,除了西藏高原和日本群岛以外的地区逐渐被淘汰。
另一方面,《超日本史》作者的评论家茂木诚先生指出,关于南中国起源的母源基因『线粒体基因D组(mitochondrial DNA group D)』来说,日本群岛居民拥有的比例是在绳纹时代仅为20%,但在弥生时代上升到50%,然后下降到现代日本人的40%。
这显示,华南人在弥生时代大量流入日本群岛。换句话说,日本群岛在弥生时代被南方华人占领大多数。后来,如果该比率下降了10个百分点至40%,那么绳纹人的人口也许急剧增加,但是似乎其他类型的移民(朝鲜人,华北人,游牧民族等)大举涌入的可能性更高。
无论如何,日本人的基因信息也显示,弥生时代期间,异民族通过朝鲜半岛涌入日本群岛。这样地土著绳纹人在日本群岛上成为少数民族了,但是根据东京大学研究小组的最新报告,绳纹人的固体数量曾经由于气候变凉等因素而下降后,在进入弥生时代时,受益于水稻种植等先进技术,似乎又急剧地增加。
日本国立博物馆和其他6个研究院的研究人员曾报告说「现代日本人继承了有一位绳纹妇女的大约10%的DNA。」他们在日本人类学会的机关杂志《人类学》2019年5月号上发表的以『北海道船泊遗迹后期绳纹时代男女基因组序列』为题的报告里这样透露。
大和民族意识的形成

根据福永信三先生,须佐之男命的『出云王国』被天神族(其祖先是饶速日命)摧毁,神武天皇则通过毁灭天神部落而建造『天满倭国=奴国』,继承天满倭国的卑弥呼统治的『邪马台国』被神功皇后摧毁。总之在九州的高千穗之峰降落的天逊族在把他们的领土扩张到近畿地方的过程中似乎并吞『出云王国』和『邪马台国』。
值得瞩目的是,把自己认识到『大和民族』的共同观念在很早期似乎在北九州,四国甚至近畿地区的强大氏族之间已经树立起来的。如果是这样,住在巴尔卡什(Lake Balkash)湖岸的Yehoamato部落似乎已经带着一大群眷属来到日本并于日本群岛各地的绳纹人建立了共生关系,而且除了亲自与中国大陆交易之外,还可能扮演将其他种族带入日本的启动水角色。
因为伦比罗马的全球大帝国汉王朝的正史书籍引用孔子的话加上秦始皇的插曲来向全世界宣传在乐浪海中有蓬莱天堂和天性柔順的倭人,所以不仅从东北亚而且从中亚厌倦战乱的巨大难民似乎涌入了日本群岛。结果,土著绳纹人迅速成为少数民族。幸运的是,绳文人从北部的北海道到南部的冲绳几乎普遍均匀地分布,并在弥生时代来到前已经开始区域性贸易活动。因此,移到的难民为了在日本群岛上建立他们的生活基础似乎需要绳纹人的帮助。所以,各个拥有不同来历的移民群体很可能开始使用绳纹人的语言做为在他们间的媒介语。

久保先生还指出,据古事记,神武天皇说「八纮一宇:世界是一个屋顶下的家庭。」看起来,『撒玛利亚之王,耶和华的以法莲支派的创始人(The king of Samaria, the noble founder of the Ephraim tribe of Yahweh)=神日本磐余彦天皇(Kamu yamato iware hiko sumera mikoto)=神武天皇』显然在摩西率领犹太人逃离埃及之前,怀着『八纮一宇』的理想来到日本群岛的。他的『八纮一宇』的理想似乎已经被继承了圣德太子的以和为贵为骨干的『十七条宪法』以及致力于与其他宗教并存并实现世界和平统一的阿克巴皇帝的『神圣宗教(Din-e-Ilahi)』里。
顺便说,还在战前的1938年12月6日,日本政府为了保护犹太人而决定『犹太人措施摘要』并指出「排斥犹太人不符合标榜种族平等的八纮一宇的精神」。这是由于当时哈尔滨特务机关局长樋口季一郎少将批准在满洲与苏联之间的边界地区奥特普尔(Otpor)被困的约2万名犹太难民进入满洲的事件引发的波纹。<待续>

“圣灵的施洗”是什么概念?
根据约翰福音的辩证法,
【正题】“一个人可以通过接受人子的见证而被施洗以圣灵从而获得永恒的生命。”(约翰5:24)
【反题】不过,“地上的人,不会接受从天上来的人的见证。”(约翰 3:32)
那么,一个人怎么能获得永恒的生命呢?
【合题】“如果你要接受以圣灵受洗,就回到太初与神同在的话语中(约翰1:1),从而见证神是真实的(约翰3:33),那就够了。”
法眼禅师通过回答,“你就是慧超”而把在慧超里面活生生的面目摆在他的眼前。
在这里购买



一个世界:AD-SEAnews
AD-SEAnewsSEAnews的新概念、瞄准实现没有国境的一个世界。

您的意见 / 退订





width="200" border="0">


SEAnews Messenger


SEAnewsFacebook


SEAnews eBookstore


SEAnews world circulation


[Your Comments / Unsubscribe]/[您的意见/退订]/[ご意見/配信停止]
Please do not directly reply to the e-mail address which is used for delivering the newsletter.
请别用递送新闻的邮件地址而直接回信。
メールをお届けした送信専用アドレスには返信しないで下さい。
SEAnews 掲載記事の無断転載を禁じます。すべての内容は日本の著作権法並びに国際条約により保護されています。
Copyright 2003 SEA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No reproduction or republication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