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news Issue:from time to time
tel:65-87221054
NNNNNNNNNNNNNNN
回光返照 SEA Research, BLK 758 Yishun Street 72 #09-444 Singapore 760758
Let's turn the light inwards, illuminat the Self.
Back Page ►

『盟约之民的史诗故事』幻灯片第八集:克里斯马领袖的诅咒

<幻灯片第八集>
由于在政治集会上动员观众的能力而认可其克里斯马(charisma)性的希特勒在30 岁时作为纳粹党的招牌跃居榜首。但是领袖的克里斯马性魅力只有在政治斗争中不断取得胜利才能维持,而希特勒始终没有从这个诅咒中解脱出来。:石田勇治教授
纳粹法务局长的回忆录

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的私人法律顾问兼纳粹法务局长汉斯·迈克尔·弗兰克(Hans Michael Frank)在等待处决期间写了题为『面对绞刑架(Im Angesicht des Galgens)』的一编回忆录,并在其回忆录中透露了希特勒在 1930 年要求他调查希特勒本身出自的耸人听闻的事实。
他在回忆录中说,希特勒的祖母玛丽亚·希克格鲁伯(Maria Schicklgruber)在非婚生下希特勒的父亲阿洛伊斯(Alois)之前,曾在格拉茨(Graz)的一个名叫弗兰肯伯格(Frankenberger)的犹太人的家里作炊事女佣,并暗示这个家庭 19 岁的儿子利奥波德·弗兰肯伯格(Leopold Frankenberger)是阿洛伊斯的父亲。不仅如此、弗兰肯伯格家的家长代替其儿子定期支付养育费,直到孩子长大十四岁。阿洛伊斯一直用母亲的姓氏,直到他40岁,然后将他的名字从阿洛伊斯·希克格鲁伯改为阿洛伊斯·希特勒。
可信性

然而,在1970 年,一位名叫安东·阿达尔伯特·克莱因(Anton Adalbert Klein)的研究员彻底调查了这位纳粹律师的回忆录,而发现1830年代格拉茨没有一个名叫弗兰肯伯格的犹太家庭。事实上,当时整个施蒂里亚(Styria)根本没有犹太人,因为直到1860年代,奥地利(Austria)的那个地区没有允许犹太人进入。结果,纳粹法务局长的回忆录被判定为不可靠。
与犹太人亲密关系的希特勒的年轻时代

另一方面,16岁到24岁在维也纳(Vienna)以画家为生的希特勒,与画商兼画框经销商雅各布·阿尔滕贝格(Jakob Altenberg)、杂货商约瑟夫·诺伊曼(Josef Neumann)、以及住在同一个公寓并当了出售作品中间人的齐格弗里德·洛夫纳(Siegfried Loffner)等不少犹太人亲密接触。
津田塾大学名誉教授藤村瞬一说:「犹太人的存在对于希特勒在维也纳的青年生活是不可或缺的,他在晚年为何会如此极端地憎恨犹太人。」(『希特勒=犹太人』传说的实体)
克里斯马型领袖的诅咒

东京大学的石田勇治教授(1967-)也当他在日本新闻俱乐部(JNPC)曾发表题为『希特勒是谁?』的演讲时这样描述「希特勒在三十岁左右时的性格有点紧张、自我意识过剩、略嫌松散时间的倾向,但总之是普通人,他的这些性格都没有暗示从此后的他。由于在政治集会上动员观众的能力而认可其克里斯马(charisma)性的希特勒在30 岁时作为纳粹党的招牌跃居榜首。但是领袖的克里斯马性魅力只有在政治斗争中不断取得胜利才能维持,而希特勒始终没有从这个诅咒中解脱出来。除非在不断变化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中捕捉到希特勒的实质,否则它是无法理解的。希特勒是主角,但不是独奏者。如果环境和条件都有,第二和第三个希特勒就可以出现。」
第二和第三个希特勒?

住在维也纳市低洼地区作为非政治贫穷画家与犹太人亲密地度过青年时代的希特勒,不太可能是从一开始就一个反犹太主义者或反共产主义者。
反而希特勒回应农村群众的反犹和保守政商界的反共情绪,扩大弱势结社纳粹党的势力。所以反犹太主义和反共主义似乎在当时德国最受欢迎的政治宣传标题。
如果是这样,如石田教授指出的那样,只要存在种族冲突或宗教摩擦,第二和第三个希特勒就可以出现在世界任何地方。它可能已经出现了。
流浪的犹太人亚哈随鲁

在前往叫各各他(Golgotha:墓地)的地方以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时侯,耶稣疲惫不堪地停在一个名为亚哈随鲁(Ahasverus)的犹太鞋匠的门口,向他问了一杯水。但,鞋店的主人亚哈随鲁疯狂地说「滚出去魔鬼。」耶稣把两眼紧盯着亚哈随鲁的面孔一会儿,就回答说「我会去,但你必须永远不休地彷徨世界,直到在最后审判时我回来。」据说,直到甚至在一千几百年之后的18世纪还在欧洲各地被看见从祖国流亡的亚哈随鲁。
缺乏『救济』

根据荒井秀直庆应义塾大学名誉教授(1933-),在犹太人于11世纪初被十字军迫害的背景下,从13世纪初以来欧洲各地出现以『流浪的犹太人』作为题材的类似寓话。一个德国教会于1602年发行一本名为『犹太人,名叫亚哈随鲁』的小册子之后,『流浪的亚哈随鲁』的故事似乎不仅在德国,也在全世界传播。这个故事的特点是缺乏作为基督教的基本理念的『救济』(据荒井秀直先生于1968年发表并收录在『庆应义塾大学情报资源』的的一篇论文)。
『教会对非基督宗教态度宣言(Nostra Aetate)』

罗马天主教会于1965年发表『教会对非基督宗教态度宣言(Nostra Aetate)』,从而尤其推翻了将耶稣的死亡都归咎于犹太人的定说。
于是犹太教的拉比代表团在2017年8月31日访问梵蒂冈,并向教皇弗朗西斯提呈犹太教徒对罗马天主教会于『Nostra Aetate』的回答文。『以色列首席拉比』和『欧洲拉比联合会』以及『美国拉比理事会』签署的这命名为『耶路撒冷和罗马之间:Nostra Aetate50周年的思考』的总共9页的回答文是为了记念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颁布《教会对非基督宗教态度宣言》50周年而被写的。据说这个回答文需要两年才写完。
蔑视的教学

法国犹太历史学家朱尔斯·艾萨克(Jules Isaac:1877–1963)在犹太人大屠杀中幸存下来,但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失去了他的妻子和女儿。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追溯基督教的早期历史,试图发现反犹太主义的根源。艾萨克表示在早期基督教的文献里有将耶稣的死亡都归咎于犹太人的倾向,并将犹太教视为神与人之间失败的关系。他称之为『蔑视的教学』。
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

教皇约翰23世读了艾萨克的著作后,于1960年见面他,并决定重新审视教会对其他信仰的态度,特别是犹太教。教皇约翰23世于1962年召开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1962-65)。于是开始了引导Nostra Aetate宣言的过程,不过教皇约翰23世在1963年去世,所以他没有看到完成。
萨克斯教授的提言

根据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法律·伦理·圣经教授乔纳森·亨利·萨克斯(Jonathan Henry Sacks)先生--他在1991-2013年之间担任过英联邦联合希伯来圣公会(United Hebrew Congregations of the Commonwealth)首席拉比--由于『Nostra Aetate』改变了两个信仰之间的关系,所以尽管犹太教徒和天主教徒经历了十几个世纪的反目和敌对,今天,双方当做不是敌人,而是像珍惜和尊重的朋友可以交待。
萨克斯教授说,「有宗教动机的暴力在中东,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亚洲造成混乱和破坏的今天,『Nostra Aetate』的主旨更重要了。基督徒受苦 穆斯林和犹太人也是如此。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新的和更广泛的Nostra Aetate,从而将所有伟大的信仰聚集在相互尊重和责任的立约中。所有宗教的领导人应该都公开宣称今天以信仰为名所做的很多事实际上是亵渎信仰,违反了最神圣的原则。
即使大屠杀犹太人带来Nostra Aetate,我们不要再等待另外一场危害人类和上帝的罪行来觉醒。因为虽然我们是不同的,我们却都是照着神的形象被创造的(创世1:26)。所以我们应该通过尊重全人类从而尊敬祂。」
“圣灵的施洗”是什么概念?

根据约翰福音的辩证法,
【正题】“一个人可以通过接受人子的见证而被施洗以圣灵从而获得永恒的生命。”(约翰5:24)
【反题】不过,“地上的人,不会接受从天上来的人的见证。”(约翰 3:32)
那么,一个人怎么能获得永恒的生命呢?
【合题】“如果你要接受以圣灵受洗,就回到太初与神同在的话语中(约翰1:1),从而见证神是真实的(约翰3:33),那就够了。”
法眼禅师通过回答,“你就是慧超”而把在慧超里面活生生的面目摆在他的眼前。
在这里购买




○一个世界:
SEAnews旨在实现克服种族/宗教/思想差异的一个世界。

您的意见 / 退订



width="200" border="0">


SEAnews Messenger


SEAnewsFacebook


SEAnews eBookstore


SEAnews world circulation


[Your Comments / Unsubscribe]/[您的意见/退订]/[ご意見/配信停止]
Please do not directly reply to the e-mail address which is used for delivering the newsletter.
请别用递送新闻的邮件地址而直接回信。
メールをお届けした送信専用アドレスには返信しないで下さい。
SEAnews 掲載記事の無断転載を禁じます。すべての内容は日本の著作権法並びに国際条約により保護されています。
Copyright 2003 SEA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No reproduction or republication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